88书吧
第129章 因为我想你了
作者:梦锦旭      更新:2020-11-21     
第129章 因为我想你了
“不行吗?”
苏澈松手,方才还洋洋得意的兔精倒地瞬间变回原形。继而消失不见。
“我想,你莫不是聋子,没听到她刚才怎么唆使你的?我有无数个理由杀她,更有无数个理由放了她,但是,招惹我的,就只有死,特别是这种蛇蝎心肠的女子,留在你身侧,更是不利。”
“不需要你管!”楚洛尘眉头紧锁,看着方才兔精魂飞魄散的地方,忿忿的对苏澈吼道。
“别自作多情,我只是担心她祸害了你,下一个就会来祸害我,这于靳以轩不利。”
“怎么,想为她报仇吗?我就站在这儿,不用客气,杀了你,我还是胜券在握的。”
苏澈不以为意的说着,楚洛尘今日十分不对劲。但她暗中用术法查探,并没有发现有其他妖魔对他施下了术法。
阁中气氛僵持不下。
瞬间,藏宝阁的大门被推开,苏澈先前设下的结界瞬间不攻自破,靳以轩大步流星的来到她身旁。
“他不对劲。”
靳以轩还没开口询问,苏澈就先说道。
“洛尘,你刚才说,你想杀她?有我在此,你倒是动手试试!”
靳以轩周身散发着强烈的杀气,苏澈恍然大悟,原来,他知道方才藏宝阁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他不是随长老外出了吗?说好了五天回到魔界,这才过了三天,就突然回来了?
他走得匆忙,看起来是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这会儿竟然来得那么快。
也对,他早就来了,所以才会将方才她和楚洛尘以及那只小兔精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怎么回事?”
长老们闻讯赶来,正见阁中的局面,几人面面相觑,霎时间一头雾水。
“苏澈偷了藏宝阁里最重要的东西。”
此时,楚洛尘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苏澈不知这是楚洛尘和靳以轩引蛇出洞的一场好戏,长老来撞见,以为真是苏澈偷了东西。
魔界中必有内奸,所以这么多年才会有仙魔总是不停的刺杀苏澈。
楚洛尘和靳以轩同演着这场戏码,令整个魔界中所有妖魔都得知了苏澈和他已经与楚洛尘决裂之事。
“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我想你了。”
“……”
楚洛尘听到靳以轩和苏澈在这种气氛里的对话,瞬间觉得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大哥啊大哥,咱们在逢场作戏,我要杀你媳妇儿啊,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戏份,刷刷存在感,真是逮到个机会就狂虐单身狗啊。
心里太脆弱,有点承受不住啊。
“确实,眼下,莫说整个藏宝阁,就连整个魔界里最珍贵的东西都已经被她偷走了。”
“?”楚洛尘不知该怎么演下去,按照之前商议的步骤,不就是他想杀苏澈,反被靳以轩关进魔狱反省,制造出他们已经决裂的假象吗?
这位大兄弟可不可以按照步骤来?这让他怎么接?
楚洛尘动也不敢动,说也不敢说,只觉得自己维持着怒容,脸部表情都快僵硬了,脸疼。
他方才就这么顺口一说,给苏澈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也故意令苏澈对他心生厌恶,这样才有可信度。
没办法,这种不讨喜的角色,总是让他来演,谁让他是靳以轩最信得过的人呢,交给旁人,定会出了纰漏。
“整个魔界里最重要的东西?”苏澈心想道。
那是什么?
长老们敢怒不敢言,苏澈和靳以轩都是他们不能得罪的,况且他们刚到藏宝阁,不太清楚具体情况。
“那就是我的心,早就被你偷走了。”
靳以轩一语,令楚洛尘差点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不按剧本走就算了,这撒狗粮的程度简直天怒人怨。
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节骨眼儿上还这么不正经。”苏澈朝他低语道。
“不正经的是他。”
靳以轩语中已有肃杀之意,冰冷的目光落在楚洛尘身上,楚洛尘这才意识到这个家伙妖按照步骤来了。
“苏澈,我要你为真真偿命!我那么喜欢她,你怎就能杀了她!”
“我凭本事杀了她的。”
“对,她凭本事杀的。”靳以轩又火上浇油的补充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楚洛尘气的一口老血快喷了出来,能不能有点限度呀,他身为单身狗的内心实在有点承受不住这一份齁甜齁甜的溺爱。
他气得浑身发抖,这是先前与靳以轩商议好的,也是他这会儿果真被靳以轩疯狂撒狗粮的操作气到了。
那个兔精真真,仅是牢狱里的一只犯了错的小妖,本就该死,让她以带罪之身陪着演了这么一出戏,已是十分关照她了。
至少以后魔界所有妖魔都会记住她的名字——真真。
一个致使楚洛尘与靳以轩及苏澈彻底决裂的人。
“是那只小妖方才唆使他杀了我,我就先下手为强,杀了她。”
苏澈认真的解释道。
“做得不错。”
靳以轩向她投去赞赏的目光。
楚洛尘的内心彻底凌乱了,按照之前商议好的,没这一句呀,请给单身狗留点儿尊严好吗?
欲哭无泪。
“楚洛尘,你竟然对魔帝不敬,还被一个小妖迷惑,差点儿铸成大错!”
一个长老朝他大吼道。
“将楚洛尘关进魔狱,本座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他!”
靳以轩顺势发号施令道。
语落,三个长老亲自将楚洛尘押送进魔狱,一路上,还不停的对他碎碎念着,怎么那么糊涂,偏偏得罪了苏澈,得罪苏澈就等同于得罪了靳以轩。
哪儿还会有好果子吃。
“我天不怕地不怕,我还会弄死她的!这牢狱关不住我!”
楚洛尘被关进魔狱,不停的嘶吼着。
长老们闻声,纷纷摇头叹息,楚洛尘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靳以轩针锋相对了,那么多年的知交竟然在一夕之间变成了仇人。
他怎么就不听劝呢!真是一旦打定了主意,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人,可怜又可恨,冥顽不灵。
好了,他们走了,楚洛尘的声音越来越小,装作被气晕了的模样,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下半场,就看靳以轩的了,反正他也不参与了,以免又被虐得无情。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