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734章 交流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734章 交流

荀牧缓缓摇头,说道:“人也从医院押解回来了,这会儿小王和阿先正在审讯,暂时还是没有突破,咱们看看去?”

苏平沉思两秒,点头说:“也好。他伤的怎么样?”

“还好,不算太过严重。”荀牧说:“面部软组织挫伤,不过颧骨没啥事儿。腿上被砍的也不算太深,且没伤到大动脉,做了清创处理,例外各缝了一层之后,再打了消炎和破伤风,没啥大碍了,定时输液吃药就好。”

苏平嗯一声,接着问:“他身份查明没有?”

“不是本地人,刚来余桥不久,其他情况不明。”荀牧撇撇嘴:

“不考虑洛羽菓的死,他算是昨晚那桩案子中最大的疑点之一了,天知道他为什么拿着砍刀躲在衣柜里头,又是什么时候躲进去的,是否全程都听着付路平他们作案……”

“他家人什么的,都没联系上?”苏平挑眉。

荀牧摇头:“昨晚到现在,事情一大堆,腾不出手来,现在在弄着了,估计很快,放心吧。”

苏平嗯一声。

几人便一块往另一处审讯室走去,走到隔壁,进入监督室当中,隔着单向玻璃旁观着王兆和阿先审讯那暴徒的过程。

这家伙,似乎咬定了死活不开口的策略,虽然表情相当丰富,时不时也有些小动作暴露内心深处的想法,但就是不张开嘴,始终装傻充愣。

说实话,在线索严重不足,压根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情况的前提下,对付这种人还真的怪难缠的。

想到这儿,苏平也不由得眯起双眼,从口袋中摸出烟,散了一圈,随后说道:“来,大家讨论讨论看看,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转移策略,走零口供路线吧。”祁渊思忖片刻后,说道:“查清楚他这个人,确定他的身份,了解他近期都去过哪儿,接触过谁,我想应该就能大致明确他出现在现场的原因了,到时候不怕他再死不开口。”

“是这个理。”荀牧轻轻点头,跟着说:“何况看他表现,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来,这里头肯定有鬼,他绝对也犯罪了,否则不会是这幅表现。”

松哥也忍不住说道:“甚至有可能,他也是去杀人的,只不过还没赶得上趟,就被付路平和姚婧给抢先了。”

苏平翻个白眼,吐槽道:“感情这屌毛还是个抢手货?”

荀牧摊手:“有一说一,就他干的这些破鸡蛋事儿……说不定还真蛮抢手的。不一定是要杀他,但想揍他甚至想砍他的人绝对比比皆是。”

“倒也是。”苏平嘴角一扯,倒也勉强认同了这话。

有一说一,甄雄坤确实招人烦,甚至招人打,如此肆无忌惮下去,迟早要出事。

毕竟他的行为是越来越过分。

能作死到现在才招来疯狂报复,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只是,他似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运气,终于被报复,下手就如此狠绝,被砍了、捅了数刀,被泼粪,被逼着吃屎,被刺瞎了眼睛,被砍下了头颅。

这时,祁渊又说:“对了……甄雄坤的前女友查过了吗?这个人,会不会是他前女友找来的?”

苏平看了他一眼,说道:“约的中午见面,她在上班,中午才能腾地出空来,等会儿你跟我过去一趟就是。”

祁渊轻轻点头。

又讨论了片刻,始终没辙,没法撬开这家伙的口,苏平只好下令暂时结束审讯,把人转移到看守所去。

后续治疗,看守所内的小门诊就能解决了。

苏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中午,便拜托荀牧继续跟进洛羽菓遇害案,随后就拉着祁渊去了甄雄坤前女友的单位楼下。

到了地方,祁渊眨眨眼,忽然问道:“对了……甄雄坤的前女友,叫啥名字来着?”

“步华,脚步的步,华丽的华。”苏平说道,随后挑眉瞥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咳咳,”祁渊干咳两声,随后摇头说:“我还真不知道。”

随后他又有些忧心忡忡的问道:“她人不会跑了吧?”

“跑不了。”苏平淡淡的回一句,但却没解释为什么。

祁渊也没有多问,知道人跑不掉也就够了,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等了十五分钟左右,苏平便掏出手机,翻开笔记本,打了个电话,约人在楼下的奶茶店见面。

随后他忍不住摸摸自己肚子,叹口气,说:“老约人在奶茶店见面……这样下去不行啊,油肚都喝出来了。”

“噗!”祁渊没忍住笑出声,然后说:“加强锻炼不就好啦?”

“哪里有时间。”苏平叹息道:“一杯奶茶热量起码三百多大卡,糖分脂肪高点的还可能突破五百……就算按三百五算,就算我肠胃不好吸收效率就百分之八十,也得跑将近四公里才能消耗掉。”

“这么夸张?”祁渊张大了嘴。

“你果然一点都不懂健身,也不懂减脂。”苏平撇撇嘴:“我现在没条件增肌了,不然热量摄入高一点也无妨……算了,总得吃点糖,人才能快乐,偶尔喝一杯也不打紧。”

“苏队说的对哇!”祁渊立刻点头,随后忍俊不禁的笑了两声。

“笑啥?”苏平斜了他一眼。

祁渊赶紧摆手说没有,他可不敢说忽然觉得苏平有点反差萌……

苏平撇撇嘴,没多说什么,下了车往奶茶店走去。

不一会儿,他俩便见到名身材高挑的御姐,披着风衣、踩着高跟鞋步入奶茶店中。

苏平举起手,示意她这边,同时对祁渊说道:“她就是步华了。”

祁渊挑眉:“她?不是,甄雄坤脑子有泡?这么漂亮的姑娘做女友,他还能出轨?”

更何况,变性加整容后的她,娇小玲珑,模样也不差,甄雄坤会被她吸引也是正常。关键他还对甄雄坤百依百顺。”

苏平这话说的很急,声音也不大,步华还没走到他便说完了,倒也没让步华听去什么。

片刻后,步华走到桌边,问道:“苏警官么?”

苏平点点头,她便直接落座,随后从口袋中翻出女士香烟,自顾自的取出一根点上,尔后说:“关于甄雄坤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表示活该,解气。”

末了,她又补充说:“他那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苏平并没表态,只问道:“你对他有多少了解?”

“没多少。”步华嗤一声,说:“也怪我自己瞎了眼,没能看清他的真面目,被他的伪装迷惑,算我自己活该。”

“一点都不了解?”苏平追问。

“嗯。”步华说道:“我要对他有所了解,怎么可能看上这样的奇葩?反正栽在他手上,我也认了。”

祁渊微微眯眼,心中对步华的怀疑略微多了几分。

因为他感觉,步华在刻意的撇清自己和甄雄坤的关系,故意说自己对他一点都没了解。

但,他们好歹相处了两年半时间,哪怕甄雄坤伪装的再好,又怎么可能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呢?

更何况,她可打了赵晗晗不止一次,闹了不止一场,折腾了两三个月才最终和甄雄坤分手。

可不像她这会儿诉说的那么淡然,那么无所谓。

祁渊都能看穿这些,苏平自然也不例外,但他没有丝毫表现,反而露出了轻笑,还安慰了她两句,说她还年轻,及时抽身就好。

步云吐口烟雾,又抬手轻撩耳边发丝,低下头喝了口奶茶,同时似乎也在借此机会思考。

松开口,她便继续说:“我这些年被那个狗男人迷惑的太深了,以至于刚得知他出轨的时候还有些不信,他也和我解释说是在和那个女人逢场作戏……

但,他妈的他们做戏能做到床上去了?拍三级呢?不怕被平台封啊?我才终于怒不可遏,确定他真的出轨了,可又还妄想挽回这段失败的感情……”

随后,她又摇摇头,轻笑起来,自嘲着说:“现在想想,还真是不知所谓啊,那段时间的我,简直就是个泼妇,蛮不讲理的。

我打那女人干嘛呀,我该打的是甄雄坤那个混蛋!不过,那女人明知甄雄坤有女友,还死不要脸的贴上去,一样活该挨打,活该被教训!”

“咳咳!”苏平忍不住干咳两声。

他可是刑警,在他面前讲打打打的,不大妥当。

祁渊也插话说道:“女士,打人犯法的。”

“我知道,我被罚过。”步华挑眉,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开始是批评调节,估计派出所的警察也把这事儿当成了我们的私人矛盾,让我赔礼道歉也就完事儿了。

之后几次,罚的一次比一次重,但那会儿我也昏了头,不在乎,罚款就罚款,直到我最终被派出所处了行政拘留,在拘留所里,我才真正想通了,那个男人……呵,罢了,我还能吊死在这颗歪脖子树上不成?”

苏平无言,也抓起奶茶喝了一口。

步华眼珠子又转了一圈,再次抬手撩头发,尔后主动说:“你们怕是怀疑我杀了步华吧?

开玩笑,昨晚我一直在单位里加班呢,昨儿的稿子出了问题,单位那新人写的跟坨屎一样,完全没法用,我们只能加班加点,重新修改,一直改到十一点多才下班。”

说到这儿,她又立刻介绍说:“我是单位的项目责任主编,总负责一个视频号,搞动画科普的,大约一星期更新三次。”

苏平轻轻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和甄雄坤同一个平台?”

她撇撇嘴,但还是说:“嗯。这年头短视频不就那么几个平台,我们单位几个平台都有账户,而我负责的那个,恰好和甄雄坤同平台。”

说完,犹豫了一两秒钟,她又主动补充道:“先前我还不知道他出轨的事儿,还用公司的账户给他做过几次推荐,现在回想起来……呵,怪傻的。”

苏平挑眉:“公司知道吗?”

“知道,我事先就先取得了老板的同意才这么干的。”步华说:

“有一说一,咱们公司的氛围极好,老板也十分大方,甚至有同事借着公司的账号帮亲戚朋友带货,他也不说什么——只要不太过分太频繁,而且提前跟他申请过就好了。当然了,擅自私用账户的话,还是会被严肃处理的。”

“噢?”祁渊收到苏平暗示,立刻接过话用诧异的语气说:“这么讲还真难得啊,我还以为全天下的老板都心黑的一批呢。”

“不至于,总还是有些好老板值得我们帮他全力拼搏的。”步华轻笑着说道。

苏平翻了翻笔记本,又问:“你个人觉得,甄雄坤的账号成绩怎么样?”

步华愣了半秒。

这问题,听起来似乎怎么都和甄雄坤被害的事儿没太大的关系。

但她还是回答道:“一般般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水平,具体收入就不明了了,但想来不会太多。”

回答完后,她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怎么忽然问这个?”

苏平却没回话,只继续问道:“那你觉得,导致他账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原因是什么?”

“嗯?”步华不由得颦眉,更觉莫名其妙,说:“我哪里知道他的问题在哪儿哦,大概是只知道跟风没有半点创新吧,而且实在太没有底线了,让人反感、排斥。”

“那你反感吗?”

步华又愣了半秒,眉头拧的更深了几分,但还是很快回答说道:“当然也反感啊。”

“和他交流过这个问题?”

步华再次迟疑,这回时间过得更久了些,三四秒后才说:

“交流过,但他不愿意改,一意孤行的,还拿那些精神小伙、阴兵举例,说别看他们被全网黑了,但那也是他们爆火的表现。他还说自己不在乎被夸还是被骂,能火就好了。”

“既然如此……”苏平“图穷匕见”,终于抛出本质的问题:“所谓知微见著,从他开始在网络上无下限的折腾之日起,你应该就多少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吧?

而你……竟能接受他用吃过屎的嘴亲你?”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