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719章 突破口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719章 突破口

祁渊也回了个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多说无益。

苏平撇撇嘴:“啧,不顶嘴的你,没之前可爱了。”

祁渊:???

“咳咳,”苏平干咳两声,随后依旧淡定的说:“考考你,你认为咱们现在是继续取证的好,还是直接针对周佳展开审讯,想办法攻破她的心理防线,直接让她招供?”

祁渊收敛注意力,沉思了片刻,摇头说:“我也拿不准……但,她显然做了诸多布置,而且她本身心思又极为缜密,即使有了‘逃逸’这一事实且被逮了个正着,恐怕也不会轻易招供。

别的不说,她妈这样的滚刀肉,咱们就着实没什么办法了,要她也是这么个情况,咱们恐怕就得做好零口供定罪的准备。”

苏平啧一声,说:“说白了,你的意思就是不建议现在提审她呗?”

祁渊点点头说:“高哥和老海他们已经在追查干冰来源的事儿,虽然确实是周佳她老公手机下的单,银行卡付的款,但说不定还能查到些蛛丝马迹。”

顿了顿,他又补充说道:“尤其是最后的交接,运货小哥那边说不定能取得突破,比如下去接货的时候,她老公可能抱怨一句‘你又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或者提到了干冰之类的字眼。”

“倒确实是个思路。”苏平点点头,但跟着又微微皱眉:“可送货小哥他们顶多只能做个人证,效力并不高。”

“先坐实了罪责再说吧,有人证也挺好了。”祁渊却如是说道。

苏平嗯一声,没再多说什么,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

光阴似箭,时光荏苒,眨眼间便过去了……

好几个钟。

晚例会结束,苏平笔记当中又多了好几笔,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周佳反倒得了一份相对有利的证词——那位设计当晚却是给周佳发了设计稿,而且周佳让他赶稿应当也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催促了有一段时间了。

当然,也不能排除周佳早些日子就在刻意等这个机会的可能。不过相对而言还是对她有那么一点点利好。

苏平眉心处的疙瘩又大了几分。

祁渊几人坐了过去,他们几个几次张口,却是欲言又止,终究没说出话。

“不是,”苏平见到这模样就一阵心烦一乱,忍不住怼道:“你们几个咋回事儿?你张张嘴我开开口的,一圈轮了下来愣是一个字都没坑,一个个的都用嘴在放屁呢?”

“咳咳。”祁渊干咳两声,赶忙说道:“不是不说,而是不知道怎么说啊……这家伙,不得不说手脚太干净了,以至于咱们都没有合适的突破点。

虽然说她并不是全无破绽,但这些证据都不够关键。要能凭此击溃她的心理防线还好,但要不能,那可就难办了,咱们恐怕都得头疼死。”

“淦。”苏平骂咧一句,摸出根烟点上,急促的抽了起来。

会议室内,仅剩的几个人再次沉默了下来,气氛显得非常凝滞,让人感到压抑得很。

“算了算了!”一根烟的时间后,苏平坐直了身子,右手掐着烟屁在烟灰缸中用力连续摁了几下,随后站起身摆了摆手,烦躁的说道:“散了散了,各自回去歇息,明儿再说吧!”

几人低着头,缓缓站起身离开会议室。

苏平又一阵生闷气,尔后便踱回了自己的休息室,简单洗漱一番,直接往床上一趟。

困了,脾气都难以控制了,睡吧,养精蓄锐,明儿再好好跟进。

……

次日清晨,祁渊仍旧起了个大早。

前一天压根没睡,今儿睡饱,脑袋却还是有些晕,感觉运转起来不是很灵光的亚子。

看看时间,倒是还早,他便冲了个澡,感觉身上舒服了些,便又刷个牙,又刮去胡茬子,这才出门走去支队。

支队的早餐,比自己做都要便宜许多,味道也还不错,所以祁渊懒的是理所当然。

整了一份肠粉,他端着碟左右瞧瞧,果然看见了苏平,便凑了过去,坐在苏平对面,笑道:“早啊苏队。”

苏平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搭理,继续低头默默吃饭。

很显然,苏平心情不大好,很烦躁,不太想搭理人。

祁渊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几乎同时吃完早点,两人一块起身,将碟子放进回收处,又并肩离开了食堂。

祁渊又嘿嘿一笑,问道:“苏队,昨晚睡得还好吧?看上去今天精神恢复了?不用我再给你当秘书了吧?那我今天任务是啥?”

苏平顿足,斜了他一眼,问道:“你今儿的嘴是不是有自己的想法?”

“啊?”祁渊有些懵。

“逼话真多!”苏平翻个白眼,继续往前走,同时说:“今儿你跟着松去继续走访吧,他安排你干啥你就干啥,一定要挖点证据出来,再不济也得挖出更多线索。

单单知道周佳她老公一家是白眼狼,自私自利,意义不大。就像你昨天说的,家庭矛盾,顶了天只能证明她确实有作案动机,但不能证明她动了手。”

祁渊点点头,轻声说:“好嘞,那我等会儿就去找松哥。”

“嗯。”苏平颔首,跟着说:“别等了,现在就去吧。别在我身边晃来晃去的,这会儿烦着,等会挨骂了你心里又不爽。”

“那哪会。”祁渊嘿嘿笑道,死皮赖脸的说:“都跟了你一年了,哪能不知道你打心眼里对咱们好,骂我也是关心我,受用着呢。”

“跟谁学的这一套?贱兮兮的,看着油腻的恶心!”苏平轻哼一声:“赶紧滚,再在劳资面前惺惺作态瞎拍马屁,劳资给你踢派出所去!”

祁渊缩缩脖子,讪讪的笑了两声,不敢再逼逼赖赖。

正这时,便见老魏出了电梯,瞧见他俩后立马眼前一亮,快步走了过来,说:“哟,苏队!正打算吃点早餐去找你,这就碰到了。”

“有发现?”苏平看向他,烦躁的心情瞬间压下去大半,猜到了他恐怕有重要发现。

但再一瞧,老魏眼窝深陷,眸子爬满了血丝,眼镜片上也都是头皮屑与指纹印,蒙了一层灰的模样,胡子邋遢,头发还乱糟糟的,不由又问:“你昨晚不会又熬了一通宵吧?熬四十八小时了喂,真不怕猝死啊?”

“没事儿,本就打算吃完早餐和你汇报完任务就去睡会儿的。”老魏却很兴奋,虽然人看上去十分憔悴,但偏偏又矛盾的很有精神,兴致高涨,有些激动的说:“能定罪了,有证据了!”

“噢?”苏平又一挑眉,立刻道:“说说看!”

“阳台的玻璃门。”老魏说着,又反手用大拇指往后方指了指:“去我办公室说?有照片,说起来更直观一点。”

“行。”苏平点点头,又斜了祁渊一眼,想了想,说:“一块过来。”

“哎!”祁渊立刻颔首。

很快走到老魏的办公室,他将报告取了出来,又打开电脑,同时说:“你们看,这阳台的玻璃门,说白了就是大号的磨砂窗户,‘反锁’的方式也和锁窗户一样,用的是窗户的月牙锁,往上一抬就勾住了,不破坏玻璃很难打开。

而昨天晚上,咱们的痕检员忽然发现,窗户下部发现了几枚指纹,就在最下沿,呐,这是我们提取的指纹,还有指纹部位示意照片,你们瞧瞧。”

苏平接过照片看了两眼。

随后老魏又翻找出几张照片,递给苏平,同时说:“现场痕检表明,胡伟山——就是周佳她公公——拉翻了烧烤架后并未立刻失去意识,跌倒在地时他还挣扎了三四秒,在地上翻滚了半圈,随后抬手用力拉了阳台门,但没拉开。

同时,我立刻通知了老凃,老凃立刻翻出尸体对胡伟山的指头做了细致的检查,果然发现,他指甲略微有点外翻,轻微出血,只不过不大明显。”

祁渊立刻问道:“就是说,他当时本能的想拉开阳台门逃生,但失败了,而且那一瞬间用的力气相当大,是这样吗?”

“对头。”老魏颔首说道:“另外,我让痕检员特地测试过窗户门,发现轨道的阻力并不大,很丝滑,而且上边也没发现碳灰落入其中,排除碳粒恰好卡在轨道上导致无法拉开等巧合的可能。”

苏平嘴角终于扬了起来,说道:“就是说,周佳扣上了阳台门月牙锁!”

“对。”老魏激动的戳了戳调查报告,又接着说道:

“不止如此,我们仔细研究了现场的细微痕迹,重点勘察了因皮肤汗液、油脂与地面接触而留下的痕迹,最后断定,胡伟山到失去意识、死亡的时候都还扒拉着窗户门,且窗户门被拉开时,他胳膊还被带动滑了一段距离。”

“噢?”

“还有别的许多细微线索。”老魏接着说:“你们看这个动画还原,结果显而易见了!”

说着他便打开一份动画,同时说:“我们推断,当四名受害人彻底失去意识死亡之后,周佳下楼,以湿毛巾捂住口鼻,迅速拉开阳台门并再次关闭,随后将窗户统统打开,然后离开阳台,再次关门。

她速度很快,动作很大,所以才带动了胡伟山的手笔,而且应当还险些被绊倒了,胡伟山小臂处有一块小小的踩踏伤,是死后伤,无生活反应,且阳台有以小组足迹并不完整且凌乱,估计是踉跄了几步。”

他说的速度极快,恰好和动画同步。

祁渊想了想,说:“那名设计提供的证言表明,周佳中途离开了一阵子,大概四五分钟,说是去上厕所了,估计就是这个时候去阳台通风的吧?”

“噢?那应该是了。”老魏点点头,又接着说:“那会儿正好下小雨,风也挺大的,二氧化碳很快全部飘散,周佳才再次回到现场。”

顿了顿,他暂停了视频,又拿出一张照片和一份报告,接着说:

“你们看这个灰点,开始时我们以为这黑点是木炭落在地上砸出来的碳灰,但咱的兄弟看出这灰点瞧着有点奇怪,而且在阳台边缘,离烧烤架挺远,附近也没炭块,就专门把它提取回来,送到实验室检查。

好家伙,实验室从中发现了草木灰,另外还有焦油、尼古丁,说明这不是碳灰,是烟灰!

周佳还真的挺聪明,她估计是担心二氧化碳没散干净,心里没准,刻意点了根烟,把阳台门打开一条缝,将烟扔了进去,观察烟燃烧的情况,确认氧气充足二氧化碳含量较少了才开门进去的。”

听到这儿,祁渊都忍不住惊叹道:“这姑娘心思确实缜密,这都能想得到……换做是我的话,恐怕就直接大大咧咧的进去了。”

“你那不叫大大咧咧,叫没常识没脑子。”苏平翻了个白眼。

顿了顿,又补充道:“基操,勿6。”

祁渊嘴角一抽:“苏队你梗懂的还挺多。”

苏平轻轻一笑,又对着老魏一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

老魏点点头,按下空格继续播放动画,同时摸出了另一份调查结果,解释说:

“如果说先前那些证据还不太够的话……那么,根据痕检结果,主要是地面油脂、汗渍分部情况看,周佳第二次进入阳台之后,挪动过胡伟山的双手。而当时胡伟山的手应该是在滑轨边上的。很明显,她这是做贼心虚。

我估计她应该没看出胡伟山用力扒拉过那窗户门,毕竟那手已经被带离到一边而且因为惯性落到滑轨外一点了,但毕竟挨得太近,她心虚下,很可能担心被人看出胡伟山扒拉过门,进而被发现她反锁了阳台。”

苏平轻笑一声。

老魏确实不太有这方面的天赋,还是老老实实搞技术的好——他完全弄反了重点,事实上,前边说的那些线索与证据十分关键,反倒最后这点有些无关紧要。

因为最后这点,周佳很好解释,就说自己当时不知道他们死了,心急着救人,所以触碰了尸体。

至于怎么触碰的,她其实都能解释,毕竟她不是学医的,只要没有明显故意伤害尸体的行为就都能搪塞过去。

不过……

无所谓了,反锁阳台门,烟头测试二氧化碳浓度,这两大证据,足够!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