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713章 盯梢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713章 盯梢

苏平瞧了她一眼,却依旧没说出凃仲鑫的推断,只摇头道:“具体死因还在调查当中,但,法医已经排除了他们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可能性,因为一氧化碳中毒的体征太过明显了,但这些体征,受害人都没有。”

周佳又张了张嘴,似乎很震惊,嘴里不停的嘀咕着,说一些怎么会,咋可能,怎么死的之类的话语。

苏平又简单询问了几个问题,便让松哥和方常过来接手,自己则带着祁渊离开了问询室,往地下室法医科走去。

此时,凃仲鑫正好也在门口,正捏着一叠报告书,打算推门而入。

瞧见苏平和祁渊,他挑了挑眉,哟一声,问道:“这就收队回来了?”

苏平笑笑,随后开门见山,直接问:“怎么说?是二氧化碳中毒导致死亡么?”

“对。”凃仲鑫点点头,同时推开门,示意他们进解剖室说话。

苏平和祁渊跟着就进去了。

随后凃仲鑫将报告书递给苏平,并说:“死者血液中的碳酸浓度很高,典型的呼吸性酸中毒,有明显二氧化碳潴留,呼吸中枢受到严重抑制,全身各脏器缺氧明显。”

苏平看了两眼报告,便顺手递给了祁渊,接着又说:“原本以为,确定了受害人死因之后,就能直接拘留周佳了。”

“怎么?”凃仲鑫挑眉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这个周佳,有两把刷子,把一切都推给了她老公。”苏平撇撇嘴,说:“我们在她家发现了一个干冰箱,一百升容积的,但她却说那东西是她老公定制的,她不知道那是什么,里头装着啥玩意儿。”

凃仲鑫听到这儿,嘴角一抽,忍不住问:“也就是说……没法拘留咯?”

“暂时来说,最多留她二十四小时。”苏平轻叹口气,说:“硬要拘留她的话,说不过去,她父母肯定会请律师介入。”

“得,近乎所有线索都指向她,偏偏因为没证据,还不能拘留了。”凃仲鑫一摊手,接着又说:“别看我啊,我也没辙,法医能做的工作我基本上都做完了,尸体就摆在这儿,没啥子疑点,我也干不了什么。”

苏平摆摆手:“没事儿,确定死因和死亡时间就好。我现在得好好想想,得怎么确定证据才行。”

“不好办呐,”祁渊忍不住嘀咕道:“指纹什么的都不靠谱,案发现场就是她家,留下指纹再正常不过了,偏偏她还说干冰箱到的时候她老公喊她去帮忙搬,箱子上留有她的指纹也很正常。”

“也就是说,”凃仲鑫接话说道:“这桩案子看似简单,嫌疑人也就只有她一个,大概率可以确定她就是犯罪凶手,但却很难锁定证据给她定罪?”

“也未必有多难,”苏平摇摇头说:“她现在死活不认干冰的事儿,那么咱们只要想办法确定她知道干冰箱里放置的是干冰,甚至接触过那些干冰就足够了。”

凃仲鑫若有所思,跟着又摇摇头,说道:“哪有那么简单,干冰早就全部升华化作二氧化碳消散了,即使上头有承载些许痕迹,那也都被升华的干冰跟着全部带走了,咱们没法固定。”

祁渊却忽然说:“还记得阳台那几个大桶、大盆么?我当时瞧了几眼,里头有放点水,估计就是用来快速似干冰升华用的吧?”

苏平瞥了他一眼,跟着摇摇头,说:“老魏检查过那些桶、盆,但还是那句话,说明不了什么,那是她家,桶盆都是她家的东西,有她的指纹再正常不过了。”

“可……”祁渊说道:“她开始时也在那边吃饭,如果当时就整了干冰制造雾气来营造氛围的话,她怎么能不知道家里有干冰呢?这样一来,她说的话不就矛盾了吗?”

“她依旧可以狡辩,说她不知道那几个桶盆是拿来干什么的,自己离开之前并没有那些东西。”苏平撇撇嘴:

“目前,硬要说致命破绽的话,只有两个——一个是她为什么没有二氧化碳中毒;另一个是阳台门窗。”

祁渊挑眉:“凭借这两条,还不足以拘留她?”

“可以留置二十四小时,”苏平叹口气,说:“拘留书倒也能下,但刚刚就说了,他父母一定会找律师搞事情,有点难办。”

“我倒觉得,拘不拘留都不打紧。”祁渊却说:“只要保证她跑不了就行了呗,咱们刑事拘留是方便调查并避免嫌疑人逃跑、自杀,又不是跟犯罪分子怄气,也不是神马惩罚惩戒,后边咱们确定了证据再拘也是一样的嘛。”

苏平斜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你去盯着?要人跑了你负责?”

祁渊抿抿嘴,不接话了。

凃仲鑫笑道:“小祁说的倒也没错,没必要跟这个周佳置气,能拘就拘,不能拘就放呗,限制出城,派人盯着,她还能跑哪去?插翅膀飞走不成?她要真想跑,那可就好办了,直接就能把人拘咯。”

苏平撇嘴,凃仲鑫和祁渊不一样,老资历了,他不好怼。

摇摇头,苏平冷静下来,说:“就先按程序来吧。老凃你早点休息,别把自己累着,我去痕检那找老魏看看。”

“嗯,你们也早点歇着,别把自己熬废了。”凃仲鑫摆摆手,接着说道:“我把尸体拉近冰柜里就去休息了,有事给我电话。”

“我们帮你搭把手。”苏平笑道。

……

十分钟后,痕检科。

苏平敲了敲大开的门,干咳两声,随后便直接走了进来,左右瞧瞧,问道:“老魏人呢?”

“苏队,”柴宁宁侧过身,笑道:“他刚出去上厕所了,马上回来。”

“嗯?”苏平挑眉,愣了两秒,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娃不用喂奶的吗?”

“大家都在忙,我总不好先回去。”柴宁宁轻笑着摇摇头,又接着说道:

“我产假都已经休完了,该回归正常上班了,不然同事怕有意见呢,那样我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宝宝的奶水我冰箱里放了几份,已经打电话让我老公看着喂了,放心吧,不打紧。”

“随你。”苏平轻轻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苏队是想了解今晚这案子的痕检情况吗?”柴宁宁却又主动问道:“正好我也知道跟着研究了下……”

“噢?”苏平这才又看向她,问道:“怎么说?有发现么?”

“很遗憾,线索不少,却都没多少价值。”柴宁宁摇头说:

“本案并没有使用常规意义上的凶器,作案武器实际上是并不承痕的二氧化碳,同时现场还是嫌疑人家,往常的那些经验,以及有重要价值的指纹、鞋印等等,都没了多少用处。”

苏平脸上闪过失望的神色,但却又理解的点点头。

柴宁宁接着问道:“凃主任那边有什么突破吗?”

苏平摇头。

“那……”柴宁宁也跟着轻叹口气,说道:“看样子本案只能依靠你们侦查自己了,我们都帮不上忙。说起来,这个女人还怪不简单的,竟然……”

“设计上其实并不算巧妙。”祁渊接过话,说:“只不过这人心思还算缜密,能提前想到许多东西,让她老公来购买‘凶器’,这一步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此时,老魏也去而复返,笑着和苏平祁渊打声招呼,同时双手在衣服后边抹了抹,将水渍抹去,便跟他们聊了起来。

但苏平没啥心思聊天,问了几句,得知痕检这般确实没有收获,便都离了去。

同时,由于时间已经很晚了,许多走访工作也无法展开,只能推到明天。

松哥和方常这边,也并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按照苏平原先的吩咐先结束问询,然后让方常和周佳先聊着,松哥跑来找到苏平。

“苏队!”远远地,他看到苏平和祁渊俩正往外走,便立刻叫住他俩,随后小跑着过来,说道:“苏队,该问的都已经问的差不多了,现在怎么办?”

“放人。”苏平抿抿嘴,说道:“我和小祁亲自盯着她,等明儿一早走访工作展开,我们取得更多线索了,再问询一次。”

松哥张了张嘴,愕然问道:“就这么放了?先前不是说的拘留吗?”

“暂时不满足条件,不好拘留,会有麻烦。”苏平轻叹口气,摇头说:“其实也无所谓了,放就放吧,只要人跑不了就成。”

松哥皱着眉头犹豫片刻,终于轻轻颔首,说声知道了,接着又问:“那,苏队你们现在去哪儿?”

“买点东西,晚些时候盯梢用。”苏平笑道:“大晚上的盯人可不太好熬啊。”

“这……”松哥又张了张嘴,接着咬咬牙说:“苏队,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这些事情还是让我们来吧。”

“没事,不用,你干好自己分内的事儿就好,今晚好好休息,明儿你就是主力了。”苏平再次轻笑,摇头说:“也该带小祁好好培养点这方面的经验才行了,当刑警这么久,他还没正儿八经的盯梢过呢。”

松哥只得抿抿嘴,点头。

随后苏平便又领着祁渊出了支队。

走了一路之后,祁渊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苏队,咱们到底去买些啥啊?支队里没有吗?”

“没,得去超市。”苏平摇头。

祁渊更加好奇:“不是,苏队,有啥盯梢工具超市有咱们没有的?”

“零食饮料瓜子八宝粥。”苏平继续淡定的说:“不嗑点东西,这么长一晚上怎么挺过去,咱俩还得轮替着休息,我睡了你醒着的时候可不得防着你打瞌睡么?万一你睡过去了人跑了咋办”

祁渊张了张嘴。

所以是要他到时候嗑着瓜子盯人么?

苏平又接着说:“第一次盯梢,估计你会比较紧张激动,睡不着觉。所以你值上半夜,到三点钟叫醒我。”

祁渊点点头,说了声哦。

很快走到超市,苏平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走回支队一股脑塞回车里,便拉着祁渊上车。

又过了一小会儿,便见周佳从支队中走了出来。

她似乎有些冷,搂了搂自己的胳膊,搓搓掌心,随后便从包包里掏出了手机。

很快,她打了辆车,苏平盯了眼车牌,立刻眯了眯眼,掏出手机给交管局的兄弟打了个电话,让帮忙查查并盯着一辆车,随后便带着耳机驱车跟上去。

两车一前一后,隔着约莫两三百米,在路上不疾不徐的开着,时速都保持在四五十公里的样子。

开了一路,祁渊渐渐有些纳闷,忍不住问道:“这个周佳,她要去哪儿?这都跑了十来公里了吧?”

“看方向,似乎要去北市区。”苏平抿抿嘴,轻声说道:“大概是想去找她爸妈吧,她父母的别野就在北市区度假园区里,自打将公司交给周佳以后,他们就基本过上了半退休的生活。”

“噢?”祁渊又是一愣:“苏队你什么时候调查的她?”

“这些信息,让小高随便查查就能查到了。”苏平撇撇嘴,继续专心的开车。

果不其然,那辆网约专车在北市区度假园区门口,周佳下了车,走入小区之内。

苏平也远远停车,关闭车灯,避免暴露。

见状,祁渊微微皱眉,忍不住问道:“苏队,现在咋整?这小区看上去安保啥的做的挺好的,咱们进去容易容易暴露的吧?”

“不打紧。”苏平摇摇头,不慌不忙的掏出自己的手机。

技术队的小高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这个度假园区,占地面积不小,一共有三道门,另有两处地下停车场的出入口。

每个出入口,都有监控。

同时,周佳父母的别墅周边,也有好几个监控机位。

祁渊若有所思,立刻明白了苏平的意思,忍不住张了张嘴,诧异的问道:“那个,苏队,你说的盯梢,该不会就是让咱们在车里看监控吧?”

“不然呢?把车停别人楼底下盯着么?”苏平翻了个白眼,说道:“不同情况有不同的盯梢策略和办法,要学会灵活变通。”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