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7章 风格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7章 风格

刑侦支队所处的地段,不算繁华,但也绝不偏僻。

而且,由于刑侦支队本身的特殊性,刑警们难免加班,治安方面也相当不赖,附近有不少商家集中入驻,诸如便利店、水果摊等,应有尽有。

当然,也少不了夜宵大排档。

此时此刻,祁渊就坐在张露天的小桌上,静静的喝着自己的冰阔落,啃着小龙虾,同时竖起耳朵,听着松哥闲聊式的,轻声给苏平汇报会议情况。

“果不其然,吃瓜群众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能提供。”苏平摇摇头,端起阔落灌了两口。

“哈……”放下易拉罐,他不自觉的哈了口气,跟着又撇撇嘴:“可乐总归还是比不上啤酒……可惜,工作中,不能喝,不然被逮住,少不得关几天紧闭。”

“是啊,”松哥拧掉小龙虾的钳子,放嘴里咬碎外壳,把里头的肉嘬出来吃了,才感慨的说:“想起来,快有半年多没喝酒了。”

“下次年假再喝个痛快吧。”苏平摘掉手套,撕开湿巾仔细的插着手上的油污,跟着从口袋中摸出烟,跟着手一伸,将盒子口对着松哥递过去。

松哥接过,点上。他烟瘾真的很大,吃着东西都不停歇,抽一口烟吃一口虾的。

他又递给祁渊,祁渊则摆摆手,扬了扬虾,他可做不到像松哥那样边吃东西边抽烟,那样苦得慌,便说:“谢谢苏队,吃着虾呢,我就先不抽了……那个,你吃饱啦?”

“没,太辣,肚子不大舒服。”他回一句,跟着自个儿塞了根烟进嘴里,点上后,又对服务员招了招手:“服务员,来一盅虾粥!别加味精,不要香菜,葱花多点。”

“好嘞,稍等哈!”服务员很快回应。

他吐出两口烟雾,又瞅着手中的烟头,说:“松,明天他就先跟着你们组吧,你给他安排任务。”

“行啊。”松哥没啥意见,点点头。

祁渊赶紧说:“松哥,劳烦你多照顾了。”

“没,别那么见外。”他摇摇头,又看向苏平:“那,苏队你干啥去?”

苏平没回答,并看向祁渊,岔开话题说:“你先前的分析虽然浅显,但也在理,认定嫌疑人的限制性特征已经足够多了,只要明儿你能按照这个思路去排查,不难把人给筛出来。”

祁渊听了,连连点头。

松哥也露出一丝微笑,说:“是啊,多数案子其实很简单的,你没必要想的太过复杂,也没必要非得在调查的时候把一切都想明白,确定个大概方向,一步步调查就是了。真相啥的,抓到凶手,不一切都明了了么?”

“不。”苏平却摇了摇头,反驳道:“我一向认为,对真相的好奇心,也是破案工作的一大动力来源。乐意多想、多做,总归是好的。

再说了,确实多数案子都很简单,但也不乏少数高智商犯罪的存在,万一形成惰性,纯粹跟着表面的线索走,而不去挖掘深处的真相,很可能被犯罪人带偏方向,被他们掌控节奏。”

松哥微微皱眉,他身为队里的老人,自有一套办案风格,不可能轻易被苏平说服的。更何况,跟苏平共事这么久,显然早已知道对方与自己理念的不同之处了。

但他还是说:“可线索不足的情况下,只能算瞎猜,毫无依据可言,这又有什么意义?而且,万一猜错了,或者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导致错过了最佳破案时间怎么办?”

如果是平时,他绝不会跟苏平争执——当然,苏平也不会反驳他罢了,毕竟风格这种东西,并没有孰优孰劣的说法,只看适不适合。

但这会儿性质不大一样,边上还坐着个白纸一样的祁渊,松哥还是蛮看好他的。

苏平能成为副队,自然有两把刷子,但他的思路却不适合祁渊学。

不是风格有啥问题,纯粹是祁渊学不来罢了。

毕竟,透过现象看本质,借住浅表线索看到更深层次的真相,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

苏平从警十多年了,能做到这点不奇怪,可祁渊才刚毕业进入警校,目前看,除了教的那些东西似乎掌握的还算扎实之外,经验根本就等于零。

对苏平来说,他也知道这么个道理,瞥了祁渊一眼,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一声。

显然,他也觉得,对现在祁渊来讲,松哥这种按部就班,追求稳妥的破案思路要更合适些。

抽两口烟,服务员便端着他的砂锅粥来了。

她一面喊着烫,让他们让让,一面小心的把托盘放在桌上,随后讲粥啊,香菜和葱花这些摆开,跟着又立刻跑到边上,从蓝色的餐具箱里重新拿了几个碗递给他们,才说:

“几位老板,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们是不要香菜还是不要葱花了,就干脆都拿过来,你们自己加哈。”

苏平应一句,便把烟往嘴里一叼,眯着眼睛站起身拿起碗打粥,跟着递给松哥,同时示意他把自己碗拿过来。

跟着又打了碗,递给祁渊。

祁渊连连摆手:“不用了苏队,谢谢,我吃点虾就成。”

“光吃虾哪能饱?”苏平挑眉。

祁渊又推脱说不饿,苏平便也不理他,干脆坐下,往粥里添了点葱花,大致拌一拌,跟着把烟头掐灭,呼哧呼哧的喝起来。

他吃东西的速度极快,饭量也大,不一会儿,大半锅粥便下了肚,跟着嘴一擦,去柜台那结过账,便回到桌子便,拍拍松哥肩膀,说:“我还有点事要办,你们慢慢吃,吃完直接回去休息吧。”

“好,苏队慢走。”松哥放下碗回道,祁渊也赶紧应了声。

等他走远了,祁渊才好奇的问:“松哥,苏队这是干嘛去?”

“不知道。”松哥摇头,想了想,又不确定的说:“可能和荀队联络去了吧……”

说一半,他又止住:“别管那么多了,赶紧吃,完了早些回去歇着,明儿一早还得干活呢。对了,你想回家里歇息,还是去支队的值班休息室?”

“回家里吧。”祁渊想了想,回答说:“我出来的急,家里门好像忘记反锁了,不太放心。”

松哥挑眉:“那你钥匙带了吧?”

“当然!”祁渊一面说,一面本能的往兜里摸去。

然后他表情就僵住了……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