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76章 暗示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76章 暗示

忽然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祁渊眉头一皱,猛地回头看去,便见楼梯上有名瞧上去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女子,正往上走。

似是被他目光吓了一跳,女子脚步一顿,咽了口唾沫,小声的说道:“那个……警官,我是家里的幺妹,见……见你们上来,就……就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噢?”祁渊嘴角微微扬起,严肃表情迅速瓦解,转而戴上了相对轻松的微笑,说道:“怎么称呼?”

“我……我叫娄修云。”她似乎有些紧张,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说话有些结结巴巴的。

“娄修云女士。”祁渊脸上微笑不变,对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尔后便问道:“你们这一辈几兄弟呀?”

“三,大哥年纪最大,大姐其次,再下来就是我。”她又咽了口唾沫,才继续说道:“我今年刚毕业,还没找好工作——今年的就业形势太难了,毕业到现在,始终没找到称心如意的。”

她状态慢慢好了些,说话都利索了不少。

顿了顿,她便轻叹一声,感慨道:“本来就一年比一年难了,听前几届的学长学姐们说,工资始终没见涨,但工作时长是每年都在加,加班一年比一年狠,还没有加班费,劳动者权益根本得不到保障,相关法律法规形同虚设。

不止如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起的歪风邪气,现在那些公司不但要求上班时间工作,回家了也是继续干活,恨不得让我们一天干他二十四小时,要不是怕影响太恶劣说不定他们都会让我们住在公司。”

随后她又撇撇嘴,耸肩说道:“但也没有办法啊,这就是恶性循环。只要公司里有一个奋斗逼上班时间没事找事,临近下班了才开始干活然后‘名正言顺’的留下来加班,别的同事就会被他带的不得不更‘勤快’。

而只要有一家公司加班,其他公司的老板可就不得行了,他们再看自己按时下班的员工就会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仿佛自己员工准时下班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一样,似乎自己公司不加班就得损失好几百万……

于是乎就这样咯,大家都TM加班起来了,然后都加班以后,就又更进一步,比谁加班的多……

说白了就是垫脚效应,警官你们都知道垫脚效应的吧?

就是说一群人围观一件事儿,一旦前排有个人为了多看一点儿东西踮起了脚,那么大家为了不被遮挡住视野,就都不得不踮起脚来,结果最终看到的东西与先前一样多,耗费的力气却多了不少。

现在这风气不就是垫脚效应么,就因为某些……”

她一说起这个话题,非但是不紧张了,还越说越快,巴拉巴拉一口气说一大堆,各种名词接二连三的从嘴里给吐出来。

祁渊忍不住撇撇嘴。

或许现如今,确实存在着许多乱七八糟的问题,而且问题不小,而疫情之下这些问题又被放大,变得更恶劣,更严重,广大职工不敢轻易辞职,更无从组织起抵抗996现象的力量……

甚至于996不仅仅常态化,还理所当然化了。

但一个没有接触过工作的娄修云说这些,而且还说的头头是道,未免就让人觉得十分可笑。

就仿佛学渣一手攥拳,另一手用力挥舞着报纸,高声嘶吼着读书无用,狠狠的批判应试教育一般。

不论读书是否无用,不论应试教育优缺点如何,未能掌握它的人,便没有批判它的资格。

因为并不是读书无用,而是他们没得用。

更何况,读不好书的人大把,不想读书的人也有许多,但这么多年下来,还真没见过有几人后悔自己读过书的。

对于娄修云而言,确实如此。

这年头很多工作确实都很坑,但对娄修云而言,不是工作坑,她的压力也并非来自于工作,而是来自于没有工作,然后被放大的焦虑,与996焦虑产生共鸣。

终归是自视甚高的孩子。

祁渊摇了摇头,却没想过自己顶多只比娄修云大一岁。

但奇怪的是,苏平却并未打断娄修云,而是很耐心的听她讲述完,才问:“那么,这段时间,你一直借宿你哥哥嫂嫂家么?”

娄修云点点头,轻声说道:“嗯,我在这住了有三个多月了——当然我不是吃白食啊,我也帮忙干活的。”

说着她一摊手。

祁渊瞧了一眼,忍不住撇撇嘴。

别说,这双手还挺好看的,皮肤白皙,手指修长,掌纹整齐不凌乱,还涂了指甲油,上边贴了些许水钻与小贝。

一看就不是干活的手。

再加上她那张清秀的、白里透红的脸,干净整齐的衣服……

她哪来的脸说自己帮忙干活的?

“等等!”

祁渊忽然意识到,这娄修云,刚刚的长篇大论,此刻“臭不要脸”的自称自己一直在帮忙干活……

除却这娄修云的性子实在太过恶劣之外,会否还存在着别的可能?比如说她在提示些什么……

是关于宁华音的工作强度么?还是在暗示吴依妹受过家暴?

但作为娄忠云的妹妹,娄修云应当是站在他那边的吧?又或者是出于同为女人的同理心?还是……

不对,倘若吴依妹当真长期经受家暴的话,凃仲鑫那边肯定能检查出来,至少也会提一嘴受害者身上伤痕累累,有不少老伤。

但这些话,凃仲鑫可一句都没说过。

所以家暴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而且从刚刚看到娄忠云安慰女儿的一幕看,娄忠云也不像是家暴分子,本身脾气不错,挺有耐心,女儿也压根不怕她。

家暴除了受害者本人之外,其实受到刺激最大的便是亲眼目睹家暴的子女了,但从小女孩的表现看,她对父亲并不存在恐惧心,而且还能讲道理,这便排除了家暴的可能。

而且虽然尖叫声有点刺耳,惹人本能的心烦,但那种情况祁渊也能理解人小姑娘,所以对那小姑娘还是欣赏成分居多,觉得她挺懂事,也还算乖巧。

毕竟他们刚到的时候,小姑娘只安安静静的坐在小椅子上,不声不响,一言不发。

那么,如果不是家暴的话,娄修云究竟想透露什么消息?祁渊绞尽脑汁也没法想到别的可能。

始终没有思路,祁渊忍不住瞧了苏平一眼,但却见苏平也是一副沉思的模样,便知道苏平恐怕一时半会也猜不透,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过了几秒钟,苏平才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吧,咱们也别杵在楼梯这个位置上了,进去聊吧?”

“好的。”娄修云点点头,她似乎又渐渐地紧张了起来。

走进二楼房间,娄修云当即主动伸手一指,指了左手边的房间说道:“这里是哥哥嫂嫂的主卧,朝南,采光比较好,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然后又往右边指了指,接着说:“这里是客房,我这些日子就住在这,里头也有独立卫浴。”

说完,她指头又回到左侧——左侧其实一共有三个房间,而此时她指着的就是居中那个,道:“这是个杂物间和晾衣服的阳台、生活阳台,煤气罐跟热水器都放在这个房间里,里头还有洗衣机。

最后一个房间,就是小颜颜的房间了,同样带有独立卫浴——颜颜其实特别懂事,四五岁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住,半夜还会自己上厕所,从不发出什么声响,乖得很。”

顿了顿,她最后往天花板指了指,又说:“上边还有一层,不过上边只有三个房间,都是做客房用的,过年过节的时候来的人会稍微比较多一点儿,客房多一些才能够用,然后客厅就用来晾衣服。”

又是长篇大论,巴啦啦说了一大堆,但祁渊仍旧没能听懂她的意思,仍旧不清楚她到底想要暗示些什么。

倒是苏平问道:“这么说来,平时就只有你哥哥嫂嫂一家三口住在这?”

“对的,平时他们都是过三人世界的。”娄修云说道:“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人会多一些。

不过这几个月,人比平时更多点,时不时的就有朋友过来喝酒,喝醉了就到三楼自己找个房间一躺,躺到天亮又走了,然后晚上又过来接着喝,继续喝醉在三楼找个房间凑合。”

“喝酒?”苏平若有所思,反问一句,然后不等娄修云回答,便又自顾自的嘀咕道:“喝酒……”

嘀咕了几遍,顿了两三秒,苏平他才接着问道:“以往也有很多人受约到你们家来喝酒吗?”

“不是‘我们’家,是他们家。”娄修云认真的纠正道。

这下祁渊都微微皱眉了,可惜目前线索太少,还是无法猜清楚娄修云到底想说什么。

此时娄修云又接着说道:“不过说回来,这种事儿貌似也就发生在这段时间,大概就是我毕业后不久吧,而且人也不固定,有的是很陌生的面孔,有的则是跟大哥家十几年交情的。”

“以前不这样?”苏平补充询问。

娄修云摇头,笃定道:“以前不这样。

虽然说我大哥为人随和,人缘这一方面其实还很不错,时不时的就会约着吃顿饭喝顿酒,但我印象里从来没像这段时间这么频繁。

再说了,喝酒也好吃饭也好,都讲究个你来我往,哪有拼命邀别人来自个儿家里吃饭的道理的?天天大鱼大肉上大酒,钱多烧啊,按以往我大哥的性格肯定不会干这种事儿。”

苏平轻轻点头,娄修云说的却也有道理。

祁渊听到这也已了然,娄修云是认为这段时间的娄忠云有问题——但很奇怪,她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了,又何必在卖关子打哑谜,直接说事儿不好?

与此同时,娄修云眼珠子忽的转了两圈,似乎是在回忆什么,又像是在组织语言、整理思路。

过了将近半分钟,她才接着说道:

“对了,差点忘了说了,我还觉得有个不合逻辑也不合情理的大问题——咱们这个寨子很小的,寨子口走到寨子尾巴都用不了多少时间,一整个寨子人多少也沾点亲带些故,大家伙儿基本上彼此还能认个脸。

所以……哪怕喝醉了酒,走回去也就是了,又不是过年的时候城市里头打拼的人回来喝酒,留大哥家干嘛呀?

我这倒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我都碰到好几次了,他们喝了酒哇的一声就直接吐出来,吐的一床一地都是,我哥都叫我嫂子去清理……

所以我就寻思着,嫂子怕是要怨死他们了,哪可能一次次的笑脸相迎让他们继续喝继续住啊?

反正换做是我绝对受不了这种事儿,别说是亲戚朋友,就是一家人都受不了,偶尔一次两次还好说,天天喝天天吐,那我真的要翻脸了。

但嫂子她就什么都没说,每次他们要来吃饭喝酒就张罗着饭菜,完了要吐床上我哥一说她也立刻上去清理打扫,都不带怨言的,我就觉得特别奇怪。”

苏平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很明显了,逻辑上讲,这对夫妻最近定然有问题,虽然还不确定是否与吴依妹遇害的事有关,但这个方向值得他们重点调查一波。

但与祁渊纳闷的一致,娄修云都说到这份上,就差明说了,先前干嘛还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又是吐槽工作强度大,又是展示自己干净的手说自己在帮忙干活的?

又或者说,她先前说的那些,摆的动作,别有深意,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沉思片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苏平便又岔开话题问道:“话说,你嫂子和你哥的感情怎么样?”

说是岔开话题,其实也是一种试探,是以在问出口的同时,他也在盯着娄修云的眼睛。

“还好啊。”娄修云很自然的回道:“反正在我看来是挺好的,三个月以来没见过他们吵架,结婚几年了。在我眼中还是很恩爱的模样。”

苏平揉揉眉心,有特别生硬的切了下一个问题:“对了,小姑娘和她妈妈出车祸的地方,是在哪儿?”

这次娄修云终于微微皱眉,似乎跟不上苏平的节奏,但还是说:“就在村口那边的田埂上,等会我带你过去?”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