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73章 猜测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73章 猜测

果然不出松哥所料,祁渊打电话将这事儿汇报给荀牧和苏平后,他俩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听口气好像反而还挺欣慰的样子。

随后荀牧交代,这事到此为止,他们几个知道就行了,对外必须统一口径就说祁渊是发现那几个拍摄人有些异样才暗中跟着宁华音,直到确认那几个人没有危险才离去。

跟着女孩儿走了一路这事儿虽然没什么,可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很可能会对祁渊造成巨大的舆论压力。

总有那么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喜欢断章取义,扭曲是非,挑拨矛盾,不得不防。

挂断电话,祁渊沉默良久。

松哥有些纳闷的问道:“怎么了?后悔自己跟了那宁女士一路啦?”

“不是。”祁渊摇摇头说道:“总觉得你们反应很奇怪……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哈哈哈,没有的事儿。”松哥拍拍他肩膀,然后一扬下巴,迅速转移话题说:“咱们再去和宁华音聊聊?”

“去吧,早点把误会开解了,还有什么线索也让她尽快提供,别因为顾虑这顾虑那的不敢说。”祁渊说道。

于是松哥便回到了宁华音的房间门口,没按门铃,直接给宁华音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宁华音开门,满脸喜色,显然和松哥待在一块儿她还是有安全感的。

但很快她又看到祁渊,脸色不由微微一僵。

“你好,大概事情经过已经调查清楚了。”松哥微笑道:“我们就在这儿说,还是进去讲清楚?”

宁华音脸上立刻浮现出不信的神色——短短几分钟内就查清楚,也难免她会怀疑。

但犹豫一阵后,出于对松哥的信任,她还是说道:“进来说吧。”

说完她便后退了两步,请松哥和祁渊进了房间。

落座,松哥便笑着说:“这其实是一场误会。我这位同事当时确实也去了罗浮山,你并没有认错人,但他并非是尾随你,而是保护你。”

“保护我?”宁华音愕然。

“他看出了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尾随你,出于刑警的责任,便立刻暗中跟了上去。”松哥说道:

“结果跟了一阵子,发现他们只是在拍摄,并没有什么威胁与危险,便离开了。你仔细想想,他跟着你的时间也并不长吧?”

“拍摄……”宁华音张了张嘴,尔后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瞬间难看下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来又是这帮家伙,他们还真是阴魂不散!”

“噢?”这下轮到松哥诧异了,忍不住问道:“你认识他们?”

“当然认识!”宁华音说道,跟着又皱眉抿嘴,轻轻摇头:“也不能说认识吧,但反正……简单说,我受到这帮家伙的袭扰已经有一段日子了。”

“能具体讲讲吗?”松哥立刻问道。

“简单说,在大学毕业前,我是个博主,小有名气,也靠此有了还算不错的收入。”宁华音颦眉道:“主要就发布一些绘画的作品,另外我学过舞蹈,偶尔也会跳上一段发上去。”

松哥轻轻点头。

“然后就引来了这帮家伙。”宁华音厌恶的说:“也不知道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就和狗仔似的,开始扒我的生活。

一开始他们只是偷拍我出行,我虽然不舒服却也还能接受,后边就越来越过分了,甚至通过无人机偷拍我在家里的生活起居,更过分的是,还在我家里安装了监控。”

顿了顿,她补充说道:“因为拍摄需要,我大二开始就不住宿了,在外头租房子住,和一位自由职业的摄影合作,我就负责采景、画画、跳舞,背着画板到处跑,她负责拍摄、剪辑、调光等等。”

“报警了吗?”松哥立刻问道。

“报了,可惜不了了之。”宁华音轻叹着说:“我现在也不知道那摄像机是谁、用什么法子安装上去的,安装了多久才被我发现,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被拍了一些很私密的画面,流传到了网络上。”

松哥将这些信息统统记了下来。

宁华音则继续说道:“我搬了好几次家,换过好些回锁,可是没用。我还怀疑过跟我合作的那位摄影师,但后续搬家他并不知道我的地址,我都和他约的我学校门口见面,所以应当也不是他。

后来,我只能重新搬回到宿舍,这才好了些,因为宿舍到处都是监控,我估计他们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过分,可一旦我出门,还是会有许多人躲在暗处跟着偷拍。”

说到这儿,她忍不住攥拳,用力挥了挥手,说:“你们也都看出来了吧?我现在神经敏感的很,有被害妄想症,就是这帮人给逼的。

大四那年,因为要实习,再加上这帮家伙烦不胜烦,最后逼不得已,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我很喜欢的职业,并在大学毕业后独自来到了这个省份,辗转各个城市考试,最终考上了余桥。

但我没想到,就算这样,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他们……艹!”

宁华音是真的气急了,忍不住骂了脏话。

“你都是独居么?”

“嗯,独居。”宁华音颔首道:“我也找过那种治安非常好口碑特别棒的小区,但……没用,那帮家伙,神出鬼没的。”

“独居女孩子,碰到这种事儿,是难免担惊受怕。”松哥轻声说道。

这时,祁渊忽然坐直了身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看向宁华音问道:“宁女士,问个问题——你刚刚说,你在山城的时候,搬过几次家,但每次搬家后不久家里就安了摄像头,是吗?”

宁华音点点头,并补充道:“都是那种很小的针孔摄像头。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进来的,我分明每次搬新家都会换锁,而且出门回家都会小心翼翼的把门反锁好,哪怕只是去扔个垃圾。”

祁渊颔首,接着问道:“你每一次都报案了么?”

“都报案了。”

“当地的民警同事到你家勘查过么?”祁渊又问。

“看过,但都说没有撬锁痕迹,房间内也没找到其他能证明有人进来过的证据,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宁华音说道,随后又补充:“我家里放了好些立案回执,回头你们可以瞧瞧。”

她似乎喜欢这种说话模式,先巴啦啦讲一大段,末了又补充一句重点。

“这就奇怪了。”松哥皱眉:“山城那边的同事,在负责方面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的,口碑相当不错,就算有少数人混日子,也没理由次次都没结果才对……”

宁华音抿抿嘴,说:“他们讲了,说作案人的手法相当高超,他们没能分析出具体的作案手法。最后一回甚至都闹到那什么……哦对,闹到刑侦支队去了,因为嫌疑人屡次作案嘛,结果还是没有结果。”

松哥若有所思,随后又将这条线索记下。

祁渊则问:“那么,在你搬家之后,发现家里有摄像头报案之前,你在家里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宁华音摇摇头说:“我因为他们患上了被害妄想症以后,就变得特别敏感,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我惊醒,平日里根本就睡不熟。

但很奇怪,他们从来没对我做过什么,也没有东西失窃,就只是单纯的按针孔摄像头。”

祁渊若有所思,也翻开笔记本在上边记录了几道,然后问:“关于跟踪偷拍你的这些人,你有没有怀疑对象?”

“没有,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宁华音再次摇头,片刻后张了张嘴,又问道:“该不会……这段时间跟踪我的家伙,就是那帮人吧?”

“不排除这种可能,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做深入调查,尽快将这事调查清楚。”祁渊保证道。

随后祁渊又就这她被人跟踪的事儿询问几个问题,得到了她某视频平台的用户名,祁渊便结束了问询,松哥再次嘱咐她锁好门,便与祁渊一块离开了。

出了宾馆,祁渊始终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松哥同样如此,若有所思的模样。

等回到支队,松哥才再次开口问道:“小祁,你说,本案凶手,会不会就是冲着安装针孔摄像头去的?也即是先前提出的那个猜测,凶手的目标是宁华音,至于受害人遇害,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在。”

“先不论这个,”祁渊摆摆手,说:“我有另一个想法。”

“噢?”松哥一愣,说:“我看你一直追问入室以及摄像头的事儿,还以为你从这些事件当中找出了与本案凶手作案手法之间的联系呢。”

“一开始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慢慢的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祁渊皱眉道:“首先是她被人肉、跟踪乃至于被接连不断的入室安装摄像头这事儿。”

松哥挑眉:“你说。”

“松哥,你不觉得太夸张了么?”祁渊皱眉道:“虽然她有二十多万关注量——我不太懂这个平台,也不知道这二十万关注意味着啥——就算她小有名气吧,还能火得过李子柒不成?”

松哥:???

“李子柒家里也被安装过监控,也收到过无人机的侵扰,但没到宁华音这么夸张的程度,凶手一次次作案,她一次次报案,当地同事一遍遍勘察,结果始终一无所获。”

松哥皱眉:“万一人家就碰到了一两个狂热粉丝呢?”

“所以第二个问题就出来了,狂热粉丝,都‘狂热’到了一次次到她家里安装摄像头的程度了,还对她秋毫无犯,你觉得可能吗?别的不说,以我的经验按理至少应该摸走几条丝袜几套内衣裤什么的吧?”

顿了顿,祁渊又道:“还有,她也说自己大四的时候就不再运营这个号,放弃了这个工作,怎么,那帮狂热粉还能孜孜不倦的袭扰她袭扰到现在,好些人一直跟在她屁股后边天天拍她,且她走到哪他们跟到哪?

说难听点,别说是她了,现在这个时代就算是当红小花,一年下来没任何作品没有半点曝光也就没人记得她了。”

松哥翻开笔记本瞧了起来。

祁渊又接着说道:“最后,她说自己有被害妄想症,我们先前观察后也觉得她太过敏感了。但……

我不认为一个被害妄想症患者,会在旅游期间发现自己一直被人跟踪的情况下,还有心思继续硬着头皮玩下去,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玩一遍。

而且,她分明那么敏感,发现了有人在跟踪她,以至于‘误以为’我也在跟踪她,但偏偏那帮家伙那么明显的‘偷拍’,她却始终没注意到,刚刚我们说出来的时候她还一副非常惊讶的模样。

再有,她对我的‘怀疑’与‘戒备’,还是太过流于表面,表现的太夸张了,在我看来很不自然,刻意的痕迹非常重。

还有松哥你开始和她说,调查清楚了我‘跟踪她’这事儿的时候她还满脸不信,但一和她解释,她竟然立刻就信了。

即使我说出了有人在她后头一路跟着拍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但对于一个‘敏感’、‘多疑’的被害妄想症患者而言,也不该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我的话吧?”

松哥啪的一声将笔记本合上,问道:“所以?”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所谓的狗仔、跟踪、偷拍等等,乃至于所谓的被害妄想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祁渊淡淡的说道:“为了红,有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有个逻辑问题,”松哥看向他,问道:“那她为什么至今都还不重新开播?如果是为了红,当这个话题炒到一定热度,引发了一定舆论关注后,她就应该重新找个借口开播,以收获大量粉丝才对。”

“这我就不清楚了。”祁渊摇头说道:“等我再琢磨琢磨。可能是因为学业及备考抽不开时间,或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重新上传作品了。”

随后他也翻开笔记本看了两眼,继续道:“另外关于这桩案子,我也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松哥侧目:“你说。”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