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61章 出事了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61章 出事了

又半个钟后,派出所民警抵达武警医院。

两刑侦中队的民警显然来的路上就已经打好了腹稿,来了后不久,就将前因后果都和荀牧、苏平说了。

大体上与医生介绍的区别不大,一些小细节有些出入,无非是说他们联合几个派出所一块行动,却多次都没有结果云云。

对此,荀牧和苏平也都没多说什么。

他们理解这俩民警,甚至认同他们的行动,毕竟还成功了一次,捣毁了一个大窝点。

说完以后,祁渊忍不住问:“荀队,苏队,咋整?彻查还是怎么说?”

“查。”苏平说道:“这些自称‘见过血’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潜在的暴力犯罪份子,而且他们已经有了行动,削了胡悦康的指头。”

“调查难度恐怕不小,很零碎。”荀牧说道:“而且他们很警觉,证据提取难度非常高。”

听到这儿,祁渊还以为他要说算了之类的。

然而紧接着荀牧便道:“所以需要大量人手……我来吧,再往各个大队抽调些许警力组成专案组,将这些窝点都捣毁,犯罪嫌疑人统统抓获归案。另外马上就是国庆假期,争取早点将他们逮了,别影响到部分同事休假。”

苏平颔首,接着补充说:“向市局报备,成立以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为核心的临时打黑办吧,聚赌、借贷、伤害,嘿嘿,弄不死他们的。”

荀牧翻个白眼:“你这么一整案件性质可就全变了,整个余桥刑侦系统的兄弟假期都得泡汤,确定?”

“……”苏平沉默片刻,抿抿嘴:“我就随口一说……不过调动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我看可行,这方面他们经验相当丰富。”

“就调两名骨干吧。”荀牧道:“安排人突袭他们窝点了么?”

“没,他们肯定收到消息了。”苏平说道:“这时候还得靠线人,我安排了,等消息吧。不过我手头的线人,没有老孟的给力。”

“到时候我管他借几个。”荀牧翻个白眼:“你说你,堂堂副支队长,成天盯着手下大队长那点儿线人资源,这都眼红多少年了。”

“别给我瞎说啊,啥叫眼红?我眼红他?”苏平撇撇嘴:“我就事论事而已。不然我真要挖人他拦得住?”

荀牧没和他继续拌嘴,只是看向祁渊,说:“小祁,晚上你辛苦点,和小松一块看好了胡悦康,打完点滴送看守所去。”

祁渊点点头,问道:“手续都办好了?”

“嗯啊,涉嫌盗窃、聚赌,拘留调查。”荀牧回答。

祁渊也没多问,转身进了急诊科。

很快找到胡悦康的病床,祁渊坐下,看向松哥,笑道:“松哥,想抽烟的话就去外头抽两根吧,这我看一段时间。”

方常翻个白眼:“哪有劝人抽烟的道理啊,小祁你这不地道啊。”

祁渊挠挠头。

松哥笑笑,起身拍拍祁渊肩膀,说:“真忍挺辛苦,你俩等等我,我去去就来……”

“哎哎哎,”方常打断他说:“等会儿啊,一起一起。”

……

半夜,胡悦康的针水挂完,祁渊便和松哥一块,带他去看守所——松哥的车苏平还特地帮他开来了。

送到地方,脱光了体检,换身衣服,拍照,又有所医接过病历本和处方签看了两眼,知道胡悦康还要打几天消炎药,便点了点头。

如此交接仪式就算完成了。

也没人找他问话,因为往常的经验告诉他们,问也没用,这老头油的很,而且什么都不肯说。

他也知道,要自己说的话,以后就再也没人愿意借钱给他了。

送完人,他俩便回了支队,冲个凉换身衣服,祁渊又帮着松哥把车座椅套给换了,便回值班室休息睡觉。

清晨,他俩又起了个大早,飞快吃完早餐,便去会议室报道。

今儿是行动组成立的日子。

苏平和荀牧都没废话,很快做好分组,表明行动目的,便带队飞扑现场,展开行动。

第一天的行动一无所获,毕竟胡悦康刚出事,他们十分收敛。

但第二天就有人开始忍不住了,三三俩俩的约着在各自家里玩,但这样式的也很难抓。

不过另一方面,却有了新的收获——苏平锁定了伤害案的证据。

凃仲鑫在现场一寸一寸搜寻得到的血痕,再通过离心等方法分离出了胡悦康的血迹,再追究现场房屋户主,进而得到当日他们剁去胡悦康指头的过程细节。

随后便顺藤摸瓜,查到了加害人,然后加害人举报,供出了其它的同犯和赌客。

这桩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

早上八点,祁渊回到办公室,揉揉太阳穴,和方常打了个招呼,然后说道:“这桩案子……总觉得有点儿虎头蛇尾啊,这就解决了?”

“差不多呗,不过是几根指头的案子,你想大到哪里去?”方常耸耸肩,不以为意,随后又从口袋中摸出烟点上,猛吸一口,吐了口烟雾,又说:

“安啦安啦,能早点下班也好……马上放假了,你今年休息不?去年我记得你就没休吧?”

祁渊点点头:“除去值班外,我还打算把今年年假给休了,回老家一趟,休息休息。”

“可以啊。不过国庆期间,挤的很吧?干嘛想不通在这个时候休?挑淡季除去旅游不美滋滋吗?”

祁渊耸耸肩:“旅游的事儿后头再说吧,国庆人多点儿,也好跟以前的朋友兄弟聚一聚。现在大家都出来工作了,聚少离多的,也只有国庆和过年能碰个头。”

方常轻轻点头:“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由得你吧。”

祁渊轻轻颔首,还没来得及接话,就见松哥火急火燎的跑进办公室,说:“快,小祁,跟我走一趟。”

“怎么了?”祁渊纳闷的抬起头。

“出事了!”方常咬牙切齿的说道:“胡悦康那个老东西,死在了看守所里头。”

“卧槽!”祁渊猛地站起身,惊愕交加的说道:“不是,咋回事儿啊?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来不及解释了,边走边说,快!方常你也跟上。”松哥一面说,一面拉起祁渊的小手就往外跑。

不多时便跑到了停车场,他往自己的车里一钻,祁渊也上了副驾驶,方常进了后排。

随后他便起车往看守所开去。

方常问道:“荀队和苏队他们呢?”

“先一步过去了。”松哥说道:“情况不太对,有比较紧急,就先赶过去再说,在那边集合——凃主任也过去了。”

祁渊再次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好端端的人就没了呢?”

“目前还不是特别清楚,但他死的有点儿蹊跷。”松哥皱眉说道:“他是被削尖了的筷子给戳死的。”

“筷子?”祁渊挑眉:“看守所里,不都是用的勺吗?”

“是这样没错,但想要弄到筷子也不是不可能。”松哥皱眉说道,随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从眼睛这狠狠的戳进去,直接戳进了脑子里头,当场死亡。”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之所以说蹊跷,就是因为他在看守所里并没有惹事,也没有和人闹矛盾,再有筷子也不知从何而来……”

方常啧一声,问道:“我记得看守所里监控覆盖密度极大基本没有死角的吧?就连洗澡上厕所都拍着,没人调监控瞧瞧?”

“正在调,不过因为事发的突然,暂时还没结果。”松哥说道。

祁渊抿抿嘴,轻叹口气,说:“昨晚负责值班的看守所兄弟,恐怕得倒霉了。”

“是啊。”松哥说道:“惩罚肯定轻不了,至少都是渎职,可能会被停职一段时间。好在是咱看守所,如果是监狱里出事那更严重,搞不好要警服换囚服了。”

祁渊揉揉太阳穴:“被定了渎职的话……看守所的兄弟,也可能进去坐不是。”

“看守所归咱们公安管,刘局相对比较强硬一些。”松哥如是说道,随后便没再多解释。

终于到了看守所,检查过他们的身份之后,便开了门让他们进去。

松哥停好车,祁渊三人下车找到荀牧和苏平——他们现在都在看守所医院里头,凃仲鑫正在做尸检。

苏平脸很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祁渊壮着胆子问道:“苏队,怎么说?谁犯的案子?”

“他。”苏平抬手一指。

“凃主任?”祁渊愕然。

“你TM是猪吗。”苏平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是自杀!”

“呃,嘴瓢了。”祁渊挠挠头,然后又说:“有问题吧?他好端端的怎么会自杀,还是用这么狠的法子。”

“那可不。”苏平说道:“这家伙求生欲其实旺盛得很,怎么可能自杀?但偏偏监控拍的一清二楚。

他从自己裤子里抽出这根削的老尖的筷子,举了起来,接着就对着自己眼睛狠狠一戳,然后侧过身,身子颤抖两下,没气了。”

“什么时候自杀的?”

“今天凌晨。”苏平说道。

“那怎么现在才发现?”方常开口问道。

“没注意到吧,动静很小,看守所里的人又不用劳动,而且他还睡最里头马桶边上,死后侧过身对着墙,同一个号子里的人都以为他睡觉呢。

这家伙本来也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的,跟其他人没共同语言,不接触,他们这几天下来也都习惯了。”

说到这儿,苏平顿了顿,正打算继续往下说,结果荀牧便抢白道:“最后还是那间号子里的‘组长’喊他处理马桶,臭死了,他没动静,其他人才发现出事了,赶紧通知这里的民警。”

祁渊眉头紧锁。

听到这儿,基本能确定他确实就是自杀无疑了。其实在调出监控的时候,就已经能确定本案为自杀。

但还是那个问题,好端端的又怎么会自杀呢?

祁渊想不明白,荀牧等人也是。

而其中便有个大疑点,也是本案侦查的重要方向——那根筷子,从哪儿来的,又是谁交给的他。

他进看守所的时候,可是全身都扒光了检查的,包括直肠都翻开看过——毕竟曾经有人用那玩意儿夹带过白面进去,影响还挺恶劣——所以他不可能夹带任何东西进去,别说这么长一根筷子。

更何况他带一根筷子进牢房干啥子?

他先前也完全没有寻死的苗头。

只要查到这根筷子,显然就有了继续往下调查的线索。

很快凃仲鑫站起身说道:“其实没有多少尸检的必要,这桩案子咱们法医帮不上什么忙。”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讲两句吧,眼睛上的伤口就是致命伤,筷子上有些许指纹、掌纹,我都提取了,希望能发现新的线索,基本就这个样。”

苏平张了张嘴,随后轻叹口气,摇摇头说:“也是难为你了。”

“没有的事儿。”凃仲鑫摇头说:“那我去核对指纹了。顺便,尸体我也先带回去吧,做个血检毒检啥的,说不定也能有发现,不过这就有点瞎猫碰死耗子纯看运气了。”

“嗯。”苏平颔首。

祁渊问道:“苏队,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查监控么?”

“图侦在查了。”苏平开口说道:“很快能出结果,毕竟看守所里监控密度很大。”

几人点点头。

又过了片刻后,有图侦警来汇报。

简单说,监控并没有发现,那间房里的其他嫌疑人,并没有和胡悦康多接触,监控画面横看竖看,完全看不出问题。

而期间,胡悦康几次离开监控范围,都是在看守所医院内。

看守所医院当然也是监控密布。

但……

看守所内部,还是有那么几处死角,便是所医与民警的更衣室和他们用的厕所。

而胡悦康接受治疗去挂水的时候,蹭过几次看守所医院的厕所。

苏平侧目,以怀疑的眼光看向边上的所医。

“呃,苏队,你不会怀疑我吧?”他被吓了一跳:“那家伙确实是说过,这里的厕所干净,得多蹭蹭,但是,但是……”

苏平摇摇头,又看向图侦警,问道:“押着他去上厕所的同事是谁?现在在看守所里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