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59章 断指老汉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59章 断指老汉

祁渊认真的点点头。

“噗嗤。”方常笑道:

“哪跟哪啊,这你也信?得啦,一块走吧,正好我抢到了五折券,划算,再喊上荀队苏队,拉着松哥老海阿先他们,哦还有凃主任,咱一块吃一顿,难得大家伙都有闲暇,下次再聚不知道啥时候了。”

“呃……”祁渊挠挠头。

方常又接着说:“我看过评价,正宗得很,老板山城人,走着?”

祁渊咽了口唾沫。

山城串串啊……

挺怀念的。

想吃!

于是他郑重地点点头:“那走着?”

“走走走,你到停车场等我,我摇人!”方常说道。

祁渊嘴角一抽:“吃个饭咋被你说的跟打架似的。”

……

摇人的过程不太顺利,其他人并不像方常说的那样都有闲暇,或多或少都有点事儿。

所以最后只有凃仲鑫和松哥来了。

方常有些失望,四个人显然不够热闹,不过好歹也是四人桌,便没说啥,开车带着大家伙儿去了那家串串馆。

严格说来,那个馆子有点类似于大排档,店面不大,就六张桌,但外头的大平台都给利用上了,搭了好些大棚子,又摆了将近二十桌。

他们来的不早不晚,正好赶上最后一桌,后边再来的就要排队了。

“老板,四个人,上个鸳鸯锅,红汤要微辣的,再来四碗冰凉粉,还要一份鸭肠一碗鸭血,一份酥肉,一扎酸梅汤。”方常迅速点好菜,然后对祁渊等人说道:“想吃啥自己去拿就是了,吃完称签子。蘸水也自己打啊。”

祁渊也没客气,将外套往边上一放,便起身和松哥一块去挑串串。

走了两步,松哥笑道:“我寻思着这天气也不算热啊,咋就穿上外套了?体虚吗?我家里有泡‘扶衰五味酒’,给你送点?”

“呃,不用不用。”祁渊摆摆手说道:“我就寻思着外套能多两个口袋,放点钥匙面巾纸之类的,免得裤兜鼓鼓囊囊不好看。”

松哥挑眉:“这理由,挺强。”

祁渊嘿嘿一笑,然后开始拿串串。

别说,样式不少,牛肉为主,嫩牛肉、麻辣牛肉、牛肉卷折耳根、卷金针菇、卷芹菜、卷香菜等等占了约莫四分之一,然后其他各式各样的常见菜一样不少,小郡肝、郡把等山城火锅的常客基本都不缺。

但鸭血、鸭肠和大刀腰片等没有,需要另外点,也算是老板的一点小心机吧。

四个大男人能吃的很,所以祁渊和松哥就端了两大盘串串回到位置上,然后又去打了蒜蓉、香葱与香油调蘸水,便再次回来,换方常和凃仲鑫去打菜。

很快他俩也回来了,同时香喷喷热辣辣的鸳鸯锅也端了上来。

凃仲鑫看向方常,呵呵一笑:“你小子,今儿怎么忽然有心思张罗着咱们一块儿吃饭?”

“嘿嘿,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方常搓搓手,说道:“其实是这五折券快过期了,月底就是最后一天。”

“果然吧,我就说。”凃仲鑫乐了,随后端起杯子说:“那我就拿这杯酸梅汤带酒,感谢你带我们乘东风啦!”

方常赶紧举杯,然后松哥和祁渊也趁势举杯,四人碰了一下,轻抿一口。

然后凃仲鑫一瞥菜单,说:“咱点的东西不少,五折下来怕也不便宜,等会儿AA吧。”

“成。”祁渊颔首没意见,松哥也耸耸肩同意。

“行吧。”方常说:“那我也不强行请客了。”

“对的嘛,这样多好,大家AA,谁都愉快。”凃仲鑫说道,这时锅底沸腾了,凃仲鑫便拿起筷子夹了根鸭肠,放进锅里,一边上上下下,一边说:“我跟你们讲啊,这鸭肠得在锅里七上八下的,才脆。”

方常调侃道:“凃主任,暴走大事件里看的吧?”

“暴走大事件……”祁渊张了张嘴,然后微微一笑,也夹了根鸭肠,同时说道:“说起来还挺怀念的呢,一晃眼好些年又这么过去了。”

凃仲鑫点点头,抓起一把串串放进锅里烫着。

方常有些意外:“您还真看呐?我还以为您这个年纪的……”

“呵呵,我跟你们是有点儿代沟,但我寻思着应该还不是特别大吧?”凃仲鑫说道:“那档节目,虽然确实有点儿不正经吧,但总体讲也确实有点儿东西,主持人多数情况下三观挺正,我挺欣赏。”

祁渊接话:“可惜终究没有它生存的土壤。”

“但调侃先烈确实说不过去。”松哥轻声说道:“他们说话很尖锐,难免刺痛不少人,又犯了如此致命的错误……那就难免被人直接一棒子给彻底打死了。”

“是啊。”方常说:“他们可以一直赢,但只要输一次……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顿了顿,他看向祁渊,说道:“小祁,你也一样。我不知道你具体有什么背景,或许来头很大,加上现在位置低不打紧,但以后爬的高了……你可以一直赢,但输一次,就是万劫不复。”

祁渊一愣,随后点点头:“我懂的。”

“不,你不懂。”方常摇头:“你最近有点飘。是,苏队和荀队都是万中无一的好领导,好到我们对比其他兄弟单位都觉得像是活在乌托邦里。但,领导好,不是咱们飘的理由,他们不可能一辈子当咱们的直属领导。

而且你就看,荀队苏队对大家基本都是一视同仁的,可大家伙儿,没几个会真的与他们没轻没重的开玩笑,多少还是主动小心的保持着上下级的正常关系。”

祁渊若有所思。

“就说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慢慢体会吧。”方常拍拍他肩膀,然后招呼道:“来来来,咱们再走一个……串串也好了,吃啊,吃个过瘾!”

松哥碰完杯子,抓起一根串串,蘸水一点,放嘴里一撸,便是眼前一亮:“棒!味道可以啊!”

凃仲鑫面带微笑。

四人吃辣能力都勉强及格,清汤的作用,主要是烫些蔬菜,以及辣的受不了时过渡过渡。

片刻后,祁渊回过身,对着方常轻声说了句谢谢,方常回了个微笑,大家便也就继续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吃吃喝喝起来。

一小时后,吃饱喝足,方常起身去结账。

此时有个身子佝偻的老汉,端着个碗过来乞讨。

绝大多数食客都对他视而不见,少部分人则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赶他走,极少部分人,会从兜里摸出点零钱给他。

服务员过来赶,他就走,不一会儿后又摸回来在边缘继续乞讨。

见状服务员也没法,骂了他不听,打又打不得,瞧着他颤颤巍巍的模样,别打两下就出事了。

结账回来,方常拍拍祁渊肩膀,笑道:“你看,我就说没事儿吧?苏队那就是与时俱进学着咱们小年轻调侃调侃你呢,你别太往心里去了。什么柯南体制?都是胡闹。”

祁渊微笑。

但笑到一半,他笑容就凝固了。

祁渊目光落在那老汉上,大喝一声住手。

那老汉一个激灵,立马微微直了点儿身子,并本能的抬头往这边看。

与此同时,咚的一声,有个手机摔在了地上。

食客立刻看向祁渊,又看向那老汉,就见老汉手里抓着双筷子,然后怪叫着一瘸一拐的走开。

说时迟,那时快,摔手机的年轻人才反应过来,抓起手机,然后怒骂了一声,便冲上去追老汉。

看他反应,应该是知道自己手机差点被偷了,说不定手机屏幕还摔裂了,所以惊怒交加,一时控制不住。

祁渊担心出事,赶紧追上去。

方常三人面面厮觑,也赶紧去追。

老汉一瘸一拐的,跑不快,不一会儿就被年轻人抓住,一把揪住他的衣服领子,直接将他提了过来,另一只手则高高提起作势要锤他。

果然,愤怒的时候是顾不得什么脏不脏的。

此时祁渊也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抓住他手腕:“哥,别冲动!”

“你别管这茬!”年轻人说道:“你提醒我,我感激你。但我TM手机也摔坏了,这老不死的必须得赔我,不然劳资揍死他丫的!”

祁渊皱眉。

同时他目光一瞥,落在老汉手上,跟着又是一愣,赶忙用另外只手摸出自己的证件,喊道:“住手,别动!警察!”

年轻人错愕,正要骂骂咧咧的松开手,接着目光也落在老汉手指上,忍不住发出一声卧槽,随后立刻撒手后退两步……

老汉双手,令人生怖。

左手五指近乎完全没了,仅食指和拇指留了点儿小疙瘩,尾指那一侧的巴掌都被切去小半,皱缩的痂痕瞧着很是狰狞可怖。

不过这显然是老伤,有一定年头。

右手稍微好些,拇指还是完整的,但食指、中指也只剩一截,剩下的两根指头则完全没了。

关键是这伤还是新的,这会儿一阵挣扎,伤口破裂,又有鲜血往外冒,隐约还能瞧见白森森的骨头……

如此惨状,祁渊都不免头皮发麻,更别说那名小年轻了。

没腿软的坐在地上,算他心理素质还过得去。

方常、松哥和凃仲鑫赶了过来,也是微微一愣,然后看向祁渊,脸色古怪的很。

原本玩笑性质的“柯南体”,真的要坐实了吗?

“先打妖妖灵上报指挥中心吧。”松哥说道,同时掏出了手机,接着看向祁渊说:“你打电话问问苏队,要不要来一趟。要的话这事儿就咱们支队负责了,不的话,就让指挥中心安排附近的派出所管。”

祁渊点点头,立刻摸出手机把事情跟苏平说了,随后挂断电话:“苏队说马上来。”

凃仲鑫则在老汉伤口上多瞥了两眼,说:“伤不算新,估计有两天了,从伤口形态上看,是被人用铁锤狠狠砸烂了指头后再用剪子剪下来的。加害人挺残忍啊。”

祁渊吸了口凉气,又是一阵头皮发麻,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就像小时候看了恐怖片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似的。

松哥也放下手机,说:“我跟指挥中心说了,直接通知咱们支队,咱们算是直接出警,这事儿我们负责了。”

“那先送医院吧。”凃仲鑫提议道。

方常则看向老汉,问:“喂,听得懂话不?”

这老汉神经看上去有些不正常,有点呆,到现在为止都一言不发的。

但听了方常的话,他却点点头,随后用含糊又带着浓重乡音的普通话说:“能听,能说。”

音很奇怪,听不大出是哪里人。

随后他又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祁渊则看向边上的小年轻,想了想说:“先生,麻烦留个联系方式吧。”

小年轻回过神,赶紧问道:“要……做笔录?”

“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小年轻赶紧摇头。

又琢磨一会儿后,祁渊说:“回头可能还是要走个过场,就随便问几个问题,你再签个字就好了,不耽误多少时间。当然,也不一定需要,总之方便的话麻烦留个电话住址吧。另外麻烦出示下身份证。”

“行吧。”小年轻点点头,随后一边报号码,一边摸摸口袋。

随后他又愣在原地,侧目对着那老汉说道:“老头!我钱包是不是在你身上?”

说着他就要上前去,但被祁渊给拦住了。

凃仲鑫从口袋中摸出一副手套——他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准备手套——戴好后摸了摸老汉的裤兜,翻出钱包,问道:“这是你钱包不?”

“对,我身份证也在里头,你们可以看。”

凃仲鑫嗯一声,打开钱包看了几眼。

入眼就能看到透明夹层里的身份证,他比对了一下,点点头,又让老海全方位多角度拍几张照,然后取出身份证递给祁渊做好记录,便将钱包还给了小年轻。

祁渊又记下了小年轻的地址,随后说:“麻烦最近手机尽量保持畅通,另外,下次多顾着点钱包手机,不是什么时候都那么幸运的。”

“知道了,谢谢警官。”祁渊笑笑,然后回头看向老汉:“行啊你,指头都快没光了还偷的这么利索?神偷啊你。”

“过奖了,不敢当,老手艺而已。”

祁渊:……

手艺你哈麻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