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5章 登门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5章 登门

“小松说的很有道理。”

傍晚,荀牧提着份鸡汤来到医院,听他俩说了祁渊四哥的事儿后,轻轻点头,说:“被查出先天不育,这是个打击。

听你父亲的意思,关于子女的事儿,你伯父伯母催的也急,还有老家的一些流言蜚语,这是外部压力。

两相结合,让你堂哥不堪重负,从而产生了一定的认知障碍,甚至应激性精神分裂,这不是没可能。

不过,我们毕竟不专业,虽然因为工作需要和以往的经验,多少了解了点这方面的东西,但也仅局限于了解而已。就是法医科的老凃,在精神疾病这块也不敢说专业,所以……”

祁渊了然的嗯一声,接过话:“所以,还是得带他去检查。”

“只怕没那么容易。”荀牧却摇头说:“带他去检查,最大的阻力,恐怕反倒在他自己身上。这些问题,想来你嫂子也和他说过,但恐怕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问题,否则这么长时间,怎么着也该去看了。

另一方面,他产生了认知障碍,搞不好把侄女当成了自己女儿,甚至,可能把你大哥、大嫂乃至伯父伯母都认作是别有用心的抢了他女儿的人。

这种念头相当危险,就怕哪天,他再也压抑不住心里那股冲动了的时候,会干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儿。

我想,你爸和其他长辈,恐怕也是发现了些苗头,偏偏又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很难办,所以才想着通过你来拜托我们解决这事儿的。”

祁渊张了张嘴,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倒是没想这么深……”

见状,荀牧再次摇摇头,跟着伸手指了指保温壶,说:“赶紧先把鸡汤喝了吧,盖子拧开老半天,等会该凉了。”

说着,他又看向松哥:“小松,你也先去吃点东西,这边我看着就行。”

“好嘞。”松哥也没说什么,这会儿他确实也饿了,当即便起身离开。

祁渊没什么胃口,但见荀牧连连催促,也只能用调羹舀了勺汤,嘬两口,跟着微微皱眉。

汤的味道倒是不错,相当浓郁,但太油了些。天气本就燥热,加上受伤,很没胃口,这下反倒觉得有些不舒服了。

荀牧见他反应,也觉得自己有些疏忽,便自然的接过汤壶,仔细的把上层浮油刮干净,这才把壶还给他,说:“抱歉,忘记让食堂把鸡油去掉了。”

祁渊一愣:“这汤是食堂熬的?”

“是啊,”荀牧说:“老苏中午去菜市场买了只土鸡,拿到食堂让人熬锅汤,托我给你送来。嗯,他这会儿忙着跟上头的人交接嫌疑人,过不来。”

“苏队啊……”祁渊心里一暖,轻轻点头。

同时也有点奇怪,苏平,还有荀牧,他们俩对自己似乎有些太好了,这可不是看重两字就能解释得过去的。

当然,他也没多想,毕竟自己一个见习生,还能有什么东西被俩大佬图谋不成?他可不是什么阴谋论者,虽然有点纳闷,但也不会深思。

又抿了两口汤,他便接着问道:“荀队,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没办法,于情于理于法,我们警方都没有任何介入的理由。”荀牧摇头说:“倒是你,可以建议下你长辈,让他们盯着点你四哥,别叫他干蠢事。另外,要发现不对劲,第一时间报警。

至于带去医院的事儿……等你伤好了,尝试下吧。也不是非得拉着他去医院,变通变通,请个心理咨询师先上门谈谈话了解情况也是好的。正好,我认识几个咨询师,你需要的话,我给你电话。”

“好呀,谢谢荀队。”祁渊赶紧道谢,接着又顺势问道:“对了,荀队,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松哥……”

“嗯?”荀牧挑眉:“劝他?劝他什么?他咋了?”

“他硬是给我办了住院手续。”祁渊苦笑道:“就破了点皮,无非伤口长了点而已,哪里要住院啊……”

荀牧听到这,斜了他一眼,说:“你是嫌住院没有在家里呆着自在吧?”

“差不多。”祁渊也没抵赖,大大方方的承认道:“修养几天也好,我也不成能了,现在这情况,确实不方便跑动,但住院这……”

“行了,”荀牧摆摆手:“小事,由得你吧,小松那等会我跟他说一声就是,待会儿叫他送你回家。不过换药啥的,你自己能成不?”

“能成能成,”祁渊忙不迭的点头:“不就是拆掉绷带擦点碘伏防止感染嘛,很简单的。”

……

一晃眼,三天过去了。

腹部的伤口早已结痂,虽然还没好利索,缝合钉也没那么快能拆掉,看着挺扎眼,但已经不影响祁渊挪挪蹭蹭了。

再加上有父亲照顾,他在生活方面倒也没受到什么影响。

只是闲了三天,游戏玩的也有些腻歪,他静极思动,就想出去走走。

一寻思,便打算去三伯家坐坐。

堂哥的事儿,他前几天才知道,虽说有长辈刻意隐瞒,不想他瞎操心的原因在,但严格说起来,他对家人的关注也忒少了些。

以前还在上学倒也就算了,既然现在已经毕业,别的不说,至少爷爷和外公传下来的这一脉,关系还得打点好。

想到这儿,他便对祁父说道:“爸,你等会儿要去三伯家吧?”

“怎么?”

“我跟你一块去一趟吧。”祁渊说:“四哥的事儿,我问过我们队长了,还真能帮点忙。”

“噢?”祁父有些好奇:“怎么帮?”

想了想,祁渊还是没把找个咨询师的事儿告诉他,只含糊其辞的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得先上门问问情况再说。”

“臭小子,还卖关子?”祁父骂了一句,有些狐疑。但问了几声祁渊都不回答,他也只能作罢,改问道:“有点远,你能成不?”

“没问题,”祁渊摆摆手:“差不多好利索了,也就这两天还有时间,不然马上又得上班了,天知道啥时候得空……”

“那行,换身衣服,咱们走吧。”祁父点点头。

正这时,祁渊忽然心血来潮,皱了皱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祁父纳闷,问道:“怎么了?”

他叹口气,轻声说:“该断章了……”

 我感觉寄几要挨打……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