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07章 缘由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07章 缘由

祁渊眼角抽搐。

让他小心点,我这就过去……

怎么感觉像是要过去揍他?

正这时会议室没被拉开了,苏平大踏步从里头走出来,就是腿脚多少还有点跛……

“小祁?”他眉头一挑:“你怎么还在这儿?”

“呃,苏队,”祁渊赶紧解释说:“我刚刚看到有个人往哪儿跑了,不过没看清楚,而且离得远,就瞧见个影子,好像穿着个花格子的衬衫。”

说着他伸手往刚刚瞧见人影的方向指了指,继续说:“他跑进那个拐角里我就看不到了,当时我本能的想追上去,但紧跟着又想支队里哪个不开眼的敢来瞎搞,寻思着应该是哪个同事吧,就没想管。

结果紧跟着就听到对讲机里,监控室那边的同事说发现咱们支队好像竟然进贼了……”

苏平忍不住扶额,然后说:“行了别叭叭叭了,赶紧先下去瞅瞅,老凃年纪大,法医科这会让又没留几个人,别真出了事。”

祁渊立刻点头,和苏平一块儿迅速往楼下跑。

一边跑,苏平还一边抓起对讲机和监控室那边联系,结果得知那家伙鬼鬼祟祟的摸进了解剖实验室。

苏平反倒松了口气,凃仲鑫这会儿并不在实验室而在办公室内,实验室此刻应该没有人。

同时解剖室里也有监控,毕竟除了极少数区域之外,支队绝大多数地方都有监控覆盖,密度极高,虽难免存在死角,但不多。

所以嫌疑人的位置始终被监控室那边牢牢锁定着。

“苏队,”祁渊忽然说:“要不我们先别急着逮他,好好瞧瞧他到底打算干什么?”

苏平斜了他一眼,嗯了一声,轻声说:“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也得有个前提,不能威胁到老凃他们,也不能让他造成太大的破坏。”

这时两人身上的对讲机再次响起,监控室汇报,那个嫌疑人跑到了尸柜那边,并开始翻起尸柜来。

苏平又一次皱眉。

这会儿尸柜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尸体,毕竟多数尸体,排除他杀后,或真相大白后,便会交还家属带去火化埋葬。

除了吴慧文的尸身之外,剩下几具尸体,一具为确认他杀,为刑事案件但暂未确认死者身份的无名尸,三具为未破命案受害人的尸体,还有一具是排除他杀但同样无人认领的无名尸。

但即使并没有多少,这些尸体肯定也不能让嫌疑人给破坏了。何况这人到了尸柜后就开始矮个的寻找,显然他的目的之一便是这些尸体。

到了这一步就已经足够了,于是早已暗摸摸“溜”进解剖室的苏平,忽然跳出来厉声喝道:“喂!干什么的!”

“卧槽!”那人被吓的跳了起来,就如见到黄瓜的猫一样,脚离地至少三十公分。

真·被吓一跳。

苏平抽出枪指着他。

他咽了口唾沫,定定的看了苏平几眼后,又瞥了两眼枪,忽然抬手怕了拍胸膛,咧咧嘴,人放松不少,说道:“还好……还好,有枪就不是鬼,肯定是人……卧槽警察?”

祁渊:……

他和苏平俩差点被这个人给逗乐了。

几秒钟之后,苏平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绷着脸,严肃的说:“老实点!双手抱头蹲下!”

那人又咽了口唾沫,然后乖乖照做。

祁渊便上去将他双手铐在了背后,接着苏平便收起枪,又问道:“小子胆挺肥啊,敢摸到咱们支队来偷偷摸摸搞事情,谁给你的胆子?来干啥的?老实交代别给我耍小心眼!”

他哆哆嗦嗦,讲不出话。

……

几分钟后,他就被拉到了审讯室——自然,苏平和祁渊,也没法参与等会的会议了,不过问题不大,荀牧回头会跟他们详细讲。

祁渊则好好打量了下眼前这人。

没有错,他穿着件花格浅蓝色衬衫,下身穿着直筒休闲裤,打扮的中规中矩,就是祁渊先前看到的那人。

他的年纪瞧着有些大,目测应该在四五十岁左右。

“叫什么名字?老实说!”

“吴……吴庆国。”他低下头。

“嗯?”祁渊双眉微挑,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几秒后又忽然反应了过来——等等,你是……受害人吴慧文她爸?”

“是我。”吴庆国低下头去。

苏平听了有些纳闷,问道:“你鬼鬼祟祟的溜进我们支队,做什么?”

“我就想好好看一眼我女儿。”吴庆国依旧低着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接着说:“她死得冤啊,就这么被人给害了,听说还是生吞火炭……”

“如果是为了见你女儿,”苏平淡淡的说道:“你大可直接表明身份,提出要求,我们自然会安排你确认尸体,并在案件侦查结束后,交还给你们带去火葬。”

“还……还有这回事儿?”吴庆国诧异的张了张嘴:“还能这样的么?”

祁渊忍不住翻个白眼,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不知道这事儿?

身为家属,想要再看一眼受害者尸体本就天经地义,在不影响案件侦破工作的前提下,公安也不大可能阻止。

当然,还是会尽量避免家属直接触碰死者。

顿了顿,吴庆国又接着说:“我还记得有位医生说过,慧文疑似患了癌症……当时我还以为是骗子呢,后来说了半天我才终于确定他不是骗子,但对他的话依旧持怀疑态度。

同时他还告诉我说慧文死了,我……唉,我就想过来找找惠文的尸体,好好看一看……我知道偷溜进支队恐怕是不合法的,但那是我女儿啊,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闯一闯。”

苏平翻个白眼:“摸进刑侦支队,到处晃悠,暗搓搓跑进解剖实验室……有理你也变没理了!”

吴庆国再次低下头,久久无言、

这时候祁渊开口问道:“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摸进来的?”

“就……翻墙,没什么技术含量……”

祁渊忍不住扶额。

而苏平的眉心却拧的更深了几分。

于是在接连问了几个问题之后,苏平就让人直接把吴庆国给带到留置室去了。

目送他离开,苏平才冷笑两声,然后摸出一根烟,点上,淡然的说:“小祁,你觉不觉得这人有些古怪?”

“是有点不太正常,”祁渊纳闷:“那为什么不干脆多问几句呢?”

 困懵了忘了发,然后垂死病中惊坐起……

  抱歉更新晚了。

  晚安!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