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599章 前因后果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599章 前因后果

与此同时,平贞市公安刑侦支队,审讯室。

邓继川也正好讲述到这儿。

“当时黄开泰那小舅子推了他一把,他可能太久没吃饭还是刚醒来身子发软怎么的,就直接摔了,脑壳撞在茶几上,咚的一声,他后脑立刻破了,我在边上瞅着都能发现他后脑凹下去一小块,我看着都疼。

再然后,他小舅子就一副要哭出来了的模样,走上前去,摸摸他呼吸,说没气了,我也过去摸了一把,发现其实还有点儿气,只是很微弱,又听了听他心跳,也弱了不少,估摸着是活不成了。

我也不想等太久,小舅子动手了就成,就拿出刀,开始把黄开泰分尸咯,法子也简单,先割开他皮肉找关节,方便割的地方就直接割,不方便割的再用砍骨刀来砍嘛,这两种刀我都有,不麻烦。”

尹许相翻了几眼荀牧提供的尸检报告,接着抬头问道:“为什么换刀?”

“啊?”他抬头有些不理解,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因为我割肉的那刀很薄的,切肉倒是方便,但砍骨头就不行了,开始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砍,看了两三下没砍开不说,刀一下卷刃了还有豁口,没办法我只好换砍刀。”

荀牧恍然,立马解开了一个矛盾——切器锋利、保养良好与刀上有豁口与卷刃的矛盾。

与此同时尹许相又问:“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用砍刀?换来换去不麻烦?”

“跟我平时的习惯有关吧,”他倒也干脆,直接回答说:“我喜欢把肉切的整整齐齐的,直接用砍刀剁,肉就不大平整,我看着不舒服。”

荀牧暗道一声果然,和祁渊当时在派出所第一反应下提出的看法差不多,职业习惯带来的一定程度的强迫症。

尹许相又问:“按照你书写的计划,你是打算将受害人碎尸后冰封起来,逐批打成沫喂鱼的对吧?为什么没这么操作?”

“我把这工作交给黄开泰他小舅子了。”邓继川说:“我隔得远,总是来回跑怕引起你们怀疑,就干脆交给他。

也没什么放心不放心的,我们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处理好黄开泰的尸体那咱们俩基本都没事,要处理不好被发现了他也逃不掉。

而他家正好就住在那附近,隔得不远,偶尔过去一趟说买点海货啥的也根本不会引人注意,我觉得这是最稳妥的法子了。

哪里知道,我千叮咛万嘱咐,那憨批竟然动都没动过黄开泰的尸体,最后还把这事儿给抖出来了,妈了个呸的,傻批玩意儿!”

“那么,你老婆呢?”尹许相盯着他。

“那娘们儿可就简单多了。”他撇撇嘴说:“临出海前趁她睡着了拿刀一抹脖子,被子卷上塞点石头铁块啥的,再买点高度白酒把被子都给打湿,起到个消毒杀菌的作用嘛,防止她臭的太快,然后找机会拉船上放我房间。

等出海的时候,挑个深夜他们都在打牌打麻将时,我再把行李箱往海里一丢,就搞定了,对外就说跟她吵了一架,哄好后她觉得有点累想出门旅游,也没人怀疑什么。

为了应付你们调查,反正她车票啥的我都买好了,怕你们查监控啥的我特地买的大巴车票,这样你们就不一定能查到她是不是真走了。

我买的票目的地也是比较偏僻点的地方,再过两天上她号说忽然想徒步入藏旅游,路上搭搭便车什么的,在无人区走一圈,这样基本就完美了呗,等她家里人那边担心了我就说我也很久没联系她,再报个失踪,搞定。”

听到这儿荀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搞定个屁,这计划看似完美,但他登录自己老婆的账号发说说、日志什么的就是个巨大破绽,登陆地和登录设备之类的信息,可是能保存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而且失踪者失联前最后几条消息,肯定会受到重点排查。

别看公安对失踪案的重视程度及投入的人力物力远不如凶杀案,但基本工作该做的一样不落,到时候发现问题了邓继川照样逃不了。

也就是说当他老婆的案子案发的时候,就是他落网的时候。虽然尸体是个问题,但案发现场已经足以说明问题,足以取得足够的证据形成完整证据链,毕竟非专业人员想要将现场处理干净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这时邓继川又说:“尸体的话我觉得是别想了,我抛尸那地儿离陆地远着呢,过了两百米等深线了,我估计深度应该在四五百米左右。

那么大片海域,你再让我带路指认我也指不出来,你们派人去捞估计累死也捞不到。更别说过去一个月时间,搞不好骨头架子都没了。”

尹许相哼了一声,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

与此同时,余桥公安刑侦支队。

苏平面无表情的问道:“既然你说邓继川让你分批次把尸体打碎……你为什么不照做?”

“我不敢……”邱履道低下头说:

“事实上邓继川走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冷库……太可怕了,想到就在冷库外边的大房间里,我杀了黄开泰,邓继川又把黄开泰砍成一块一块……我就害怕,怕的浑身颤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

“……”苏平眼角一抽,表情差点没绷住。

憋了几秒,最后还是没忍住吐槽道:“行啊你,别人气抖冷,你怕抖冷,紧跟时代潮流啊!”

邱履道脑袋更低了些:“实际上,我一想到那事就觉得可怕,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失眠焦虑,整个人都不好了,最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找心理医生,他给我开了药,建议我把心事说出来……但我还是没敢说。

只是后来还是没忍住,跟我爸说了这事儿,我爸臭骂我一顿,说我糊涂,接着也顾不得问我为什么杀黄开泰,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我约他在冷库那边见面。

见面后他打了我两个耳光,又臭骂我一顿,然后问我怎么杀的黄开泰,我当时也磕巴,就说推了他一把,他脑袋撞到茶几上,晕了,然后就被肢解,本来打算喂鱼但又不敢……

反正就说的不清不楚的,虽然提了邓继川,但他可能以为我是主谋拉上邓继川一块杀人吧,又骂我糊涂,然后把那个大行李箱找出来,把尸块装进去就说,让我别想太多,他会把尸块处理好。

可是我没想到他说的处理好竟然是自首啊,如果我早知道的话肯定会阻止他这么做的,但我知道的时候木已成舟,他已经自首了,哪怕我再去自首他也逃不掉,两个人都搭进去的话太傻,辜负了他一番苦心……”

苏平听了冷笑连连,自私的人无论什么情况下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

邱履道也有些心虚,嘟哝两声带过了这个话题,又说:“被你们抓到的时候……

我心情怪复杂的,一方面是松了口气,这事儿折磨我太长时间了,被抓了反而放下了;但另一方面又有点不甘心,还是有侥幸心理,就想着试试看能不能给赖过去。”

苏平嗯一声,翻了翻记录册,随后转着笔问道:“为什么对黄开泰下手?动机是什么?”

“我说过,我没想杀他,只是想给他个教训……”

“所以我问的也是你为什么对他下手。”苏平打断他说道。

他叹口气,老实承认:“他对不起我姐。”

“这事儿你姐知道吗?”

“应该是不知道的……”

“你姐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苏平斜了他一眼:“你跟踪他?”

邱履道摇头:“没有,但我拖朋友整了个程序,给他手机和电脑种植了木马,盗了他的号,而且他发什么消息说了什么话我都能监控到。

结果我就发现这家伙小号不少,还包养情人,还成天票唱,我就不爽了,趁着他去魔都离开我姐身边的机会打算拐了他给他个教训。”

“你盗他号监视他干什么?”苏平有些纳闷,无缘无故的哪有小舅子监视自己姐夫的道理?”

“不知道,一种直觉吧,没由来的,我就觉得他肯定会做对不起我姐的事情。”他说:“果然呗,盯了两年就让我发现了。”

“盯……!”苏平险些被噎住:“两年?你盯了他整整两年?”

“严格来说三年多了,盯了两年被我发现他有问题,之后又持续盯了他一年多,打算收集证据,拍点照片什么的,等给了他教训后再告诉我姐,让她跟黄开泰离婚,照片什么的证据留着打官司,叫他净身出户。”

苏平便盯着他,死死的盯着——直觉告诉苏平,这家伙绝对有问题,正常人哪可能无缘无故盯一个人这么久的,之后发现了问题持续跟进还可以理解,前边两年毫无收获他究竟怎么坚持下来的?

被苏平这么盯着,他越来越不自在,忍不住扭捏起来,目光闪躲,最终干脆一咬牙,红着脸说道:“是,行,我承认我喜欢我姐。”

苏平等人:((-_-)-_-)-_-)

邱履道开始激动起来:“三个姐姐,就二姐最漂亮,最温柔,性子好,小时候我犯错都是她帮我背锅,偶尔我被我爸打她就抱着我安慰,然后搂着我睡觉……

我喜欢她怎么了?喜欢这种事是我能控制的吗?虽然我跟她同一个爸爸,但我跟她不同一个妈啊!

我甚至都想好了,赚钱,拼命赚钱,大不了以后带她离开,去德国,以后就在那生活,后代容易得病的话,我们可以不要后代,领养一个,我……

我就是喜欢她啊!可是……可是她为什么就走了?我读初中那会儿,才刚懵懵懂懂的发现我对她的感情,她就辍学了,跑到了平贞,还认识了一个野男人,搞大了肚子,飞快结了婚……

你们不会理解,当时我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我也无心读书,浑浑噩噩混了一段日子,干脆也学着她辍学,到帽坪市去打工。

那时候我才刚上高三,但我爸给我花了不少钱跑了不少关系,愣是给我保留了学籍最后混到了高中的毕业证……

开始时我是很生气的,我不理解我姐,但慢慢的我气消了,我又担心黄开泰会不会对她不好,会不会欺负她,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就咬咬牙拜托学这方面技术的高中同学帮我编个木马程序,我要帮我姐盯着他。

发现他真的做了对不起我姐的事的时候,说实话我生气之余还有点高兴,我觉得我看到了机会,只要我姐跟他离婚,我就立刻带她去国外领证,这些年下来我也攒了一笔积蓄……

所以我没急着戳穿他,我一直盯着他,收集证据,一定要确保我姐怒不可遏直接跟他离婚,而且不能便宜了这小子一定要让他净身出户!

我很幸运,我等到机会的时候,正好有同学邀我去魔都聚会,我觉得老天都在帮我。但我真的没想杀人啊,如果我真杀了人,哪还有机会跟我姐……

我做了很多准备,包括托朋友帮我弄了一份语音包的文件,我要把他说过的那些话都下载下来,到时候好给我姐听听他说过的那些恶心话。

没想到黄开泰竟然死了,更没想到,这份语音包竟然发挥出了超乎我原本想象的作用,稳住了我姐,否则我没把握拖这么长时间。”

苏平忍不住扶额,将这些信息都默默记下来。

又一个钟后,审讯结束,苏平将大概的审讯结果与荀牧交换,尔后押着邱履道赶往管泽村指认现场。

……

平贞市,秋水小区。

得闻邱履道的事,邱雪萍久久无言。

半晌后,她才叹了口气,说:“我当年无心学习,中途辍学,就是因为这事儿。

怪我当年不知分寸,觉得是自己的亲弟弟,就没太注意保持距离,结果让他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我很愧疚,但我也没办法,这事如果告诉爸爸,爸爸会打死他的。

我只能选择辍学,选择离开他,自己来到平贞打工,发展,尽量避免和家里联系,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想通,但没想到他变本加厉,我只好再刻意淡了跟家里的联系,以此保持距离……”

祁渊沉默几秒,忍不住问:“你嫁给黄开泰,也有……”

“那倒不至于。”邱雪萍摇摇头:“我不至于那么蠢,当年我是真的喜欢黄开泰。不过我弟弟的事儿,也勉强算诱因吧,如果不是阿道,我们可能不会这么快结婚,我对爸爸的态度也不会那么坚决。”

荀牧抿抿嘴,问:“你其实……应该早就猜到给你打电话,发微信语音的人并不是黄开泰了吧?甚至……你意识到对面那人,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对不对?”

邱雪萍沉默,半晌后,她又轻叹口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瞧着这一幕,祁渊双唇微微张开,错愕之余,也若有所思。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