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6章 猜想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6章 猜想

“死于十点到十一点之间,致命伤是颈部切创啊。”苏平了然的点点头,又问:“死者有中毒的迹象,或者抵抗伤、约束伤什么的么?”

“都没有。”老凃摇头:“没有昏迷,没有中毒,没有约束伤。

另外,他十根指头的指甲缝都被凶手用小刀仔细刮过,我估计是中刀瞬间,他本能的挣扎抵抗,抓破了凶手皮肤,凶手担心我们从皮屑组织中提取到DNA,所以小心刮除了。从这方面看,他反侦查意识还蛮强的。”

苏平若有所思,跟着斜了祁渊一眼,问:“你怎么看?”

祁渊的目光终于从尸体上移开,强压下不忍之色,板着脸说:“苏队,这肯定是熟人作案。”

苏平下巴一扬,让他展开来好好说。

他略略组织了下语言,说:“首先是声音。嫌疑人伪装成段坤,正常的和我玩游戏。先不论他动机到底是什么,能模仿到这种程度,本身就说明,他对段坤,至少对段坤的声音有着足够的了解,并刻意练习过。”

苏平未置可否,只示意他继续。

他便嗯了一声,接着说:“其次是手机卡。刚物证的同事说了,他手机卡疑似被克隆,所以我电话才会打到他那儿。而这种克隆需要原卡,否则难度无疑会提高不少,几乎难以做到。

当然,也可能是他手机遗失,落到了嫌疑人手中,但我想,既然是克隆,则意味着将原卡所有信息都挪了过去,那么段坤事后挂失的话,嫌疑人克隆过的手机卡,自然也就无用了。

所以我想,他肯定是以某种理由,在不引起段坤怀疑的前提下,拿到了手机卡,然后迅速进行客隆。要做到这点,当然也只能是熟人。”

苏平剑眉轩了轩,轻轻点头,问道:“还有呢?”

祁渊见了,略显振奋,又说:“最后,就是他身上的伤了。刚涂主任说,凶手是在死者身后作案的,且并没有药晕死者,也没有对其约束,而现场我也看了,受害人死亡后就趴在柜台上。

这说明,段坤对他有着相当程度的信任,至少,嫌疑人可以相当自由的进出柜台,而段坤并不会多加防备。这样,他才有条件暴起杀手,在身后捅刀。

还有,切创右浅左深,说明切割的方向为自右向左,而凶手是在死者背后下刀的话,那很可能是左手持刀,换句话说,他是个左撇子。

正好,我在现场通过足迹分析步态的时候,发现嫌疑人正常行走与站立的时候,他的支撑腿也是左腿,说明,他平时惯用手与惯用脚都在左侧,十足十的左撇子了。”

苏平再次点头,脸上神色温和了许多,并问:“那你觉得,除开凶手很可能是死者熟人外,他还具备什么特征?”

“这……”祁渊认真的思索一会儿,才说:“他很可能从事电子维修相关的工作,这样,他就有足够充分的条件,在段坤不设防的情况下取得他的手机和手机卡,并能很方便的对手机卡进行客隆。

另外,段坤的steam账户,应该也是被他以黑客手段盗取得到了,毕竟现在人习惯性的把大量的软件账户密码都设置为同一个,按理不会轻易告诉别人才对。

如果光游戏账户还不足以说明事的话,那么,微信账号他总不可能告诉凶手吧?而盗号虽然不难,但也不是谁都会的,所以我想,嫌疑人的职业应该与之相关。

和死者熟识,左撇子,声音像,从事手机或电脑等相关电子行业……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我想,这个范围已经足够小了。”

说完,他就眼巴巴的看着苏平,等着他评价。

“不错。”苏平微微点头:“可算冷静下来,能动脑子了。”

他脸色一苦,感情苏平难得的给了个肯定回应,仅仅只是因为他冷静下来了而已。

但想来也对,他的推论实际上都很浅显,不过是基于已有线索进行简单猜测罢了,入不了苏平的眼倒也正常。

反倒是沉默许久的老凃看不下去了,他斜了苏平一眼:“你可得了吧,我看着小家伙相当不赖,至少比你刚毕业那会儿强。要知道,那时候你连背书都背不利索,成天被老高训……”

苏平翻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祁渊则微微别过头去,抿抿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老凃见他俩都没啥表示,忍不住摆摆手,开始赶人了:“得得得,没什么事的话,你们赶紧走吧,我这里尸检还没完呢。”

祁渊一听,有些纳闷:“涂主任,死因和死亡时间不都明确了吗?还要做些什么?”

“坐实上述推测,并排除其他可能呀。”老凃年纪大了,为人也蛮随和,当即就解释说:

“解剖可没有做一半就停下的理,颅腔、胸腔和腹腔,这三腔是一定得系统、仔细的检查过的。

别的不说,万一受害者有什么隐藏的比较深的慢性病呢?比如慢性酒精中毒,这就得在做血检的同时,再闻闻他肝脏有没有乙醛味儿,并做个组织切片才行。

只有排除掉其他所有的可能后,得出的报告才能具备相应的效力,你说是吧?”

祁渊微微点头,跟着看向苏平。

他沉默一小会后,才说:“那我就不打搅你了。嗯,有什么新发现,给我电话。”

“得嘞。”

见状,他点点头,对祁渊使了个眼色,便走出了解剖室。

“明天你跟着小松。”走几步后,苏平忽然说:“他负责走访死者亲朋,我会让他给你安排好相应任务。”

祁渊点点头,跟着问道:“那苏队你呢?”

苏平没回答,只是瞟了他一眼。

见状,他马上改口说:“没问题,我会好好干的。”

“嗯。”他这才点点头,问:“想吃点什么?”

“啊?”祁渊迟疑一阵:“不回去开会吗?”

“痕检那边我已经知道了,法医和物证刚又分别看过,现场走访显然不会有发现,不然当场就会说,回去干嘛?再说,会这会儿估摸着也开完了,叫小松转告给我就成。这样,你给小松打个电话,咱们出去吃点东西。”

“可是……”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苏平顿足:“可是什么?”

“我没松哥电话……”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