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531章 煤气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531章 煤气

方常立马惊起,三两步窜到了门口,压了压门把,试着拉了下,忍不住又转了转下边的反锁纽,又拉了几把,这才无奈的皱眉说:“不行,反锁了。从外边用钥匙反锁的,咱没有钥匙打不开。”

随后又忍不住怒骂道:“这帮人想干什么?把咱们关在这儿,这算是软禁还是怎么说?”

“可能没那么简单。”苏平依旧坐在椅子上,倒是稳得很。

他翻出手机,瞧了两眼,随后:“把我们关在这儿,毫无意义。如果是三楼或更高还好说点,这儿只是二楼,楼层也不算高,根本困不住我们。

何况,我们手机也还在手里,信号也没被屏蔽,与外界的联系根本没被切断……除非整个县局上上下下都已经彻底倒向该团伙了,否则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找人把我们放出去。”

顿了顿,他又说:“再说了,这会儿人来人往的,哪怕信号同样被屏蔽,咱们喊几声,有人路过听到了……”

方常听到这儿,松开了门把手,又纳闷的问道:“那他们把我们关在这房间里干啥子?有什么目的?”

苏平摇摇头:“不清楚。但总归对我们毫无威胁,不必在意。”

说着,他对方常俩扬了扬下巴:“赶紧先把早餐吃完吧,吃完了咱们该干活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目的也该暴露出来才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却是不大好应付。”

方常撇撇嘴,坐回原位,也不再说什么,抓起包子大口啃了起来。

祁渊则挪到门边蹲了下去,摆弄了下门锁,若有所思。

大家伙儿都沉默下来,会议室里只有方常两人啃包子的些微声响。

半分钟后,祁渊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这份寂静,问道:“苏队,这门该不会是晁队他们关的吧?”

“不是他们还能有谁?”方常嗤一声,说:“他们前脚刚出去后脚门就关了,哪怕不是那个姓晁的关的,他肯定也看见了,但他没阻止,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苏平没表示,未置可否。

祁渊则轻轻点点头。方常说的没错,这事儿就算不是晁队长干的,但他肯定知情……

不,不对,门确实是他们关的,祁渊瞧见他们最后一人出去的时候顺便带上门了。

不过门被关上,到门锁发出啪嗒一声,被人用钥匙反锁,间隔着大概二十来秒。

这时间足够晁队长他们走到拐角离开了。

想到这儿,祁渊便又将他的想法给说出来。

这下方常也有些迟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可能自己也觉得不太靠谱,便又咽了回去,随后默默的啃起包子来。

苏平指头又在桌面上瞧了几下,轻声说:“别瞎猜了,毫无线索的情况下怎么说都有理,我们对这个老晁也说不上了解,没法根据他的性格等进行靠谱的分析,猜来猜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静下心等吧,只要等到他们露出马脚,咱们掌握更多的信息,自然就能揣摩他们的用意……”

话没说完,他忽然皱眉迅速的吸了几口气,问道:“什么味儿?”

“味儿?”方常眨眨眼,也耸了耸鼻子,随后看向王兆:“你放屁?”

“滚你丫的,吃着饭呢,你才放屁!”王兆翻个白眼。

“不是屁……”祁渊分辨了会儿,咽口唾沫:“好像是煤气?”

“煤气?”苏平有些诧异,又嗅了两口,脸色微变:“确实是煤气……该死这会议室里哪来的煤气?快,快把窗户打开,通通风!”

王兆大吃一惊,赶紧把最后半个包子塞进嘴里叼着,跟着俩箭步冲到窗户边上,将扣锁给拨开,然后抬手用力一拉……

“不行啊,打不开,不知道是卡住了还是怎么说。”王兆着急的说道。

苏平也跑了过来,用力拉了拉窗户,无果。

“怎么办苏队?”方常焦急道:“煤气有毒,这样下去……”

“人还能让尿憋死?”苏平斜了他一眼,立刻将自己的外衣给脱了下来,包在右手上边,然后对着窗户用力一锤。

“嘶!”他抽了口冷气:“钢化玻璃?不是他们有病吧会议室窗户搞钢化玻璃?”

祁渊听了这话,赶忙抓起一张办公椅就冲到窗户边,用椅子腿对着玻璃四个角狠砸。

用对了方法,钢化玻璃也不是那么坚固,四角很快就出现了大量细密的蛛网状裂纹,尔后他又扛着椅子对着玻璃中间用力一撞,整块玻璃就都飞了出去落到楼下。

王兆几人如法炮制,很快四块玻璃就都被打碎了,室内不再是密封环境,煤气的威胁小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儿?”危险暂时解除,方常冷静了一些,忍不住问:“到底哪里来的煤气?”

“强力胶……”苏平却趴在玻璃边上仔细观察,尔后皱眉道:“用强力胶黏住了窗户,这窗户用的还是强度不低的钢化玻璃,再加上反锁门,放煤气,这是要弄死我们么?”

“没理由吧?”王兆摇头说:“咱们几个要在县局刑侦大队这儿死了,呵呵,不管凶手是谁,他姓晁的都肯定别想好过,他怎么可能用这种昏法子?”

“那如果,这其实是针对他老晁的阴谋呢?”苏平斜了王兆一眼,轻声说道:“既要弄死咱们,又能把老晁给拉下马……

如果他刚刚没有撒谎,确实在一直调查这个犯罪团伙,甚至查到了点蛛丝马迹,怀疑上了他们大队的教导员和副队的话……啧!”

“可是,”祁渊接话:“教导员同样是大队一把手,咱们出事晁队是讨不了好,他教导员也有责任吧?甚至责任可能还比晁队更大几分。”

“是啊,”方常说:“咱们被人在大队会议室里害了,十之八九是有内鬼否则没法搞这些布置。而教导员主要就是思政工作这方面的一把手,责任肯定比那姓晁的高的多。

要我说,那姓晁的先前说的那些话就是烟雾弹,用来掩人耳目装好人的,甚至可以说是贼喊抓贼。这些事儿,就跟他脱不了干系!”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