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489章 因果循环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489章 因果循环

几分钟后,刘局便押着耗子离开了支队。

荀牧看了苏平一眼,摇摇头,叹口气。

“怎么,你觉得我不该问那些问题么?”苏平口罩下的嘴唇撇了撇:“还是你觉得,就靠着大局观三个字,就能够慷他人之慨了?”

荀牧再次摇头,拍拍他肩膀,说:“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别那么幼稚,哪有什么尽善尽美的事儿,干嘛非得弄的刘局那么难堪?

平心而论,你又能做点什么呢?能提出更妥当的法子吗?还是打算去揭露这件事儿?到了最后还不是只能眼不见心不烦,当做没发生过吗?

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什么立场去评头论足,怼这怼那?你觉得这样很有正义感?不,不是,你这跟那帮杠精没什么区别,为杠而杠罢了。

如果没能力去改变这一切,就别去怼在努力做着这些事儿的人,好像郁郁不得志忧国忧民的样子,其实只是徒逞口舌之快。”

苏平浓眉微挑,难以置信的看着荀牧。

“怎么,这样看我干嘛?”荀牧问道,尔后又叹了口气,说:“这些话,我憋心里好久了。可能是伟光正的角色扮演太久,让你走的路逐渐产生了点儿偏差,对领导有着病态的不认同,戴着浓浓的有色眼镜。

但其实……你偏执了,别干以偏概全的事儿,别的领导不提,至少刘局他……他和曾经提携你的老局长是一类人。你推崇老局长,继承了他的精神,又为什么不能接受刘局呢?

所以……说起来,别看你是支队里资历最老的老人之一了,但很多时候表现真跟个老小孩似的,甚至还不如小祁这样的新人做得好。

平时也就罢了,我也知道道理你都懂,很多话其实是说给那些新人那些孩子听的,他们也确实需要你这样的指路明灯去做一定的引导……但……面对领导的时候,你是真的没谱。”

苏平别过头去。

“咋啦,不高兴了?”荀牧啧一声,说:“我知道这话你肯定不爱听,所以往常也始终没说,但你这回着实……”

“我知道。”苏平终于出声,叹了口气道:“本来不至于的,就是他忽然提到祁老书记,又提到小祁,我心里有点不痛快,没忍住。”

“这有啥的。”荀牧轻笑:“你无非觉得这么提携小祁对其他人不公平罢了……但,你‘为难’小祁的次数还少吗?当初第一桩案子,他就险些直接被你给赶回去了吧?

别的不说,小祁的态度你我都挑不出刺来,而只要你我在支队一天,他最终能上位,就一定是因为能力,而不是其他。甚至有这层特殊关系在,他反倒要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代价,拥有更强的能力,你我才能将他扶上去不是?”

“但至少他有机会……”

“你觉得他不该有这个机会吗?”荀牧斜了他一眼:“你知道的,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但至少,他曾经凭着自己的成绩考上警校,凭着自己的能力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并考了编制,凭着自己的态度说服你我。这还不够吗?”

苏平轻轻点头。

“走吧。”荀牧说道:“不煽情了,先把案子给破了再说。”

苏平又抬起头,翻个白眼,冷冰冰的说道:“你竟然说我幼稚,说我是杠精……”

荀牧:???

过了片刻,他忍不住扶额:“五十岁人了,别他妈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怪恶心!”

“哦。”苏平站起身,往办公室外走去。

……

十五分钟后,审讯室。

苏平带着祁渊走进其中。

祁渊不时瞥一眼苏平,觉得他脸色有些奇怪,但又不敢问,只能暗暗把好奇心压下去。

而苏平不爽的也只是某种社会现象,与祁渊本身无关,他还不至于迁怒祁渊。

更何况,苏平也十分好奇,看祁渊的表现他压根不知道上头有人在关注着他。而且他的履历苏平也看过,与“祁老”根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这就让苏平怪纳闷的了。

就算是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也说不过去,“祁老”退休好些年了,跟祁渊差着五十多接近六十岁……

总不能因为都姓祁所以看好他吧?

这个疑惑在苏平心中存在了许久,始终没有答案。

“鞠铮海是吧?”

这时,祁渊翻开了记录册,看向鞠铮海问道。同时也将苏平的心绪给拉了回来。

“我是。”鞠铮海轻轻点头。

“你很喜欢跑酷?”

“嗯。”他点点头,随后又叹口气,跟着摇摇头,说:“可惜,这一行黄金时代太短了,现在还能靠着玩跑酷赚钱的不多,为了养活自己和家人,我们也只能走上歪路。”

“别给自己犯罪找借口,日子不好过的多了去了,也不见得他们都走上了歪路。”苏平淡淡的说道。

鞠铮海低下头去。

“为什么杀人?”祁渊又问。

苏平斜了祁渊一眼——他这话有陷阱,不符合审讯相关规定,可能会被评判为诱供。

是以他干咳一声,赶在鞠铮海回答之前,重新问道:“姚楚贵一家,是你们杀的么?”

“是。”鞠铮海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说:“有人出五十万,买那家伙的狗命。”

“雇主是谁?”

“好像是池乐葵。”他抿抿嘴。

祁渊:???

虽然早就猜测,但当时所有刑警基本都只是随口一说,目的仅仅只是把所有未能完全排除的可能性都给罗列出来罢了。

但没想到,这竟然成了真相?

祁渊忍不住问:“你们把雇主给杀了?”

“当时也没想到啊,”鞠铮海好像还有点委屈,说:“雇主给我发消息说她当天出差,让我们动手,我们就开始做准备,然后爬墙撬开防盗网上的逃生门的小锁翻进去。

当时正好看到那男的杵在衣柜边,背对着我们,我二话不说一刀就往他后脑勺砍了下去,他叫一声,然后想跑,我把他拉回来扔床上,结果发现厨房里竟然还有个人。

没办法,我就叫我兄弟老钱弄死他,我跑去厨房把那女人给解决了,杀一个是杀,两个也是,而且她看到咱们动手,铁定不能留。

把她弄死,我们整理东西的时候找到她钱包才发现不对劲,她好像是我们的雇主,我又掏出手机看了眼,发现她二十分钟前给我发了条短信,说行动取消她不出差了……”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