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487章 推测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487章 推测

荀牧微笑,伸出手,说:“合作愉快!”

华队愣了愣,尔后从口袋中摸出包酒精消毒湿巾擦了擦手,才握了上去,并回道:“合作愉快!”

“……”荀牧嘴角抽了抽,不过被口罩挡着,别人也看不到他脸色。

尔后他一挥手,招呼刑警将嫌疑人押车上。

回支队的途中,王兆终于还是没忍住好奇,问:“荀队,你到底怎么确认这个姓连的保安有问题的啊?”

“依据不少。”荀牧没再藏拙,直接说:“首先是录音。他一直在惨叫,但……中气太足了些。

当时听到这个录音,我们确实相当紧张,担心他被嫌疑人劫持了,本案很可能再添上一条人命。

但事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就请刚刚那名谈判专家听了会儿,他仔细分析了很久,提出一个思路——这个连保安,可能是装的,他根本就没挨打。

尤其是好几次击打声同时出现时的惨叫声,根本就不符合正常人挨打时的呼吸模式,这也是我觉得不对劲的根源,为此我还特地做了试验,让他打了我一拳……”

“啊?”王兆张了张嘴,一脸懵逼:“荀队,你让他打你了?”

“没啥事儿,缓半分钟就没什么感觉了。”他摇摇头说:“那以后我就至少有七八成把握,他跟嫌疑人是一伙的。

结合他昨晚的行为模式,其实也疑点重重,提供线索给老苏的方法显得脑回路有点奇特,如果按照他和嫌疑人是一伙的这个思路去想,就能解释通了,他在自作聪明的泼脏水,拖延时间。

还有刚刚将棚户房围起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他身上其实根本没什么伤,身上的那点儿血迹看着也很奇怪,脸部都完好无损……相比之下,我这俩黑眼圈都更像是被人打出来的。

综上,我基本能确定这人有问题。再加上谈判专家的推断,嫌疑人不敢对人质动手,以及狙击手的保证,那种环境下没人能在他面前伤到人质,我就毫无后顾之忧了,决定以强硬态度逼迫嫌疑人投降。”

王兆挠挠头:“我还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自导自演搞出这一出戏?就像苏队你刚刚说的,鞠铮海和钱曾刚一旦被抓获,怎么可能不供出他呢?所以这出戏完全没意义啊。”

“确实。”荀牧轻轻点头:“这一方面,我也没想到个靠谱的说法,只猜测或许是为了声东击西,转移咱们的注意力吧。”

“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干什么?”王兆还是不明白。

“为了逃走吧。”荀牧说:“你没注意到么,那个棚户区,很边缘了,再往外走一段路就出了市区,再以上高速……虽然咱们照样可以通过手机信号进行定位,但他们未必能意识到这点,说不定便会认为,从此海阔凭鱼飞。

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意识到了手机信号可能会暴露,所以把那个连姓保安的手机扔到了那间出租屋里。但他们没想到鞠铮海和钱曾刚的身份这么快就被暴露。

换句话说,他们或许已经打算换号码,可还没来得及,毕竟现在手机号码绑定的东西太多了,不是说抛弃就能抛弃的。

总之可能性很多,结果如何暂且不提,对他们而言,逃出余桥无疑相当重要,只要能跑出去,他们的逃亡之路便算起了个好的开端,成功了一半。”

“那直接走就是了啊,多此一举,何必呢?”王兆耸耸肩。

“可能是自作聪明,这个保安似乎挺爱自作聪明的,试图以此混淆视听为他们争取时间,以尽可能多做准备,逃亡之路也能过得好一些。”荀牧说道:

“有的人逃亡了以后馒头都吃不上,肚子都填不饱,但准备充分的话,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过得相对滋润一些。以我对这三人的了解,这种可能性应该还挺大。当然了,我也不能够保证,说不准。

而且相比于这些问题,我更关心的是他们究竟为什么杀害姚楚贵和池乐葵夫妇,动机是什么?硬盘里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但没关系,人已经逮到了,等回到支队一审就知道,咱们的好奇心很快就能得到满足,倒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的。”

王兆也只能轻轻点头,不再说什么。

支队离发现嫌疑人的废弃棚户区相当远,毕竟那已经是市区边缘了,而余桥的市区范围蛮大的。

大约四十多分钟后,他们才回到支队,尔后荀牧第一时间安排审讯。

其实也没什么好安排的,俩嫌疑人选择乖乖巨手投降,便意味着他们的心理防线已经被击溃了。

而从现场回来的这四十来分钟时间,很可能非但不会让他们冷静下来,反而会让他们在自我脑补下边的更加恐惧与害怕。

按经验,这会儿进行审讯,只要审讯员不是特别坑,基本都能将案情问出个七七八八来。

何况整整三人被捕,很轻易便能营造出囚徒困境,什么审讯技巧恐怕都没了用武之地,按部就班以查户口的形式就能将需要的供词都记清楚。

“老荀。”这是,苏平带着祁渊缓缓走了过来。

“咳咳,”荀牧干咳两声,眼神有些闪躲:“那个,老苏你回来了哇?跑了一上午,辛苦你了……”

“哪里比得上你辛苦。”苏平盯着他,说:“可以啊,牛批啊,愣是靠着放狠话把嫌疑人给逼了出来……

嫌疑人和人质必须死一个,啧,屌,屌爆了。我以前咋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厉害呢?”

“咳咳,你从哪听来的流言蜚语,这绝对不是原话!”荀牧赶紧心虚的辩解道。

“但大意也差不多!”苏平依旧盯着他:“真有你的嘿,你就不怕对面真把人质给咔嚓了?”

“其实……没啥好怕的。”荀牧耸耸肩,语气硬了起来,说:“反正基本可以确定那保安也参与了犯罪,那帮人不可能真的动手。”

苏平挑眉,尔后气势一泄,笑道:“行,有你的,想借题发挥骗一顿饭都不成……人现在在哪儿?你们路上审过了吗?”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