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456章 异常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456章 异常

(又被404一章,也不知道能不能放出来嘤嘤嘤)

苏平挑了挑眉,尔后也顾不得再和派出所民警聊什么,立刻便跑进房间里头到处看看。

小区是个老小区,但这类老小区,户型格局反倒相对科学,不像新小区似的,空间都尽可能腾给客厅,卧室小的一批,放张床放个衣柜后连转身的位置都没有。

套间目测有九十个平方的模样,三室两厅一厨一卫,厨房卫生间大小都适中,客厅不大不小瞧着也舒服,主卧与客卧都很大,唯有书房小些,只摆得下一张书桌,一个书柜。

整个房间南北通透,四面采光,可以说是相当理想了,除了房子有了些年头,小区整体上也比较老,建了有二十多接近三十年外,算得上是个十分给力的房产,交通情况也都算不错。

但此刻,这套房子却染了血。

苏平首先走到厨房。

入眼,便见个女人倒在血泊当中,双眼瞪得滚圆,额头处被人重重砍了一刀,深可见骨,身上都是刀痕,看着狰狞恐怖很。尤其是脖子,砍的极深,被剁开了一半之多。

血腥味当中,还隐约间混杂着一股酸酸辣辣的味道。

他抬起头,便见锅中有着半锅酸菜鱼,但没点火,天然气阀门也没开,估计是被凶手给关掉了。

“这凶手倒是有意思,临走前还关了火关掉天然气。”苏平挑眉说。

“我看不见得。”荀牧说道:“受害人死亡时间距离这会儿应该不远,血液都还是温热的。但这锅酸菜鱼,还有客厅上蒙了保鲜膜的饭菜,明显煮出来有好几个钟了。

这家我没见着有微波炉,我估计他们是打算热菜吃点儿宵夜吧,结果还没来得及点火,就碰到这事儿。”

“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热菜,也会先烧锅,锅热了再下菜。”苏平挑眉说道。

“难讲咯。”荀牧耸耸肩。

苏平又说:“勘察一遍也不费工夫,等会儿让老魏调查调查吧。如果是凶手关的,这或许是一条线索。”

“嗯。”荀牧颔首,也表示同意。

两人又往主卧走去。

严格来说,主卧里有两具尸体,一具倒在床上,一具蜷缩在衣柜里。老魏与凃仲鑫此刻也在这里头勘验。

苏平走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挂在墙上的婚纱照,随后又看向床上的尸体。

大致辨认了下,他就确定这个男人与厨房的女子,应该便是婚纱照上的那一对夫妻了。

那么衣柜里那具男尸是……

“荀队,苏队。”见到他俩,老魏和凃仲鑫等人一一打了招呼,随后老魏还递过来一打证件,说:“受害夫妻的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房产证都在这儿了。”

“这房子是他们买的?”

“嗯,买的二手房。”老魏点点头:“这对夫妻俩年纪也都不大,男的叫姚楚贵,今年二十七岁,女的叫池乐葵,今年二十四,去年三月才结的婚,到今天刚好一周年。”

“要出轨?吃了亏?”祁渊刚走进卧室便听到这消息,不由眼角一抽,说道:“这对夫妻名字有点意思。”

苏平等人一呆。

祁渊又说:“那个,苏队,刚我从这栋楼的责任保安那打听到了个消息,这间房男主人,疑似是个gay,多次趁他老婆不在带男人回家。女主人……很可能是个同妻。”

荀牧又一挑眉,低头瞧了瞧结婚证上的名儿:“这种情况,配上这个名,难道是天意?”

“鬼的天意,分明是狗意赅的意思。”苏平呸一声。

几人面面厮觑。

片刻后,荀牧干咳两声,又看向祁渊,岔开话题问道:“那保安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他之前登记住户信息的时候瞅见了。”祁渊回答道:“姚楚贵还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千万保密。他也不想牵扯别人的家事,所以确实一直什么都没说,但现在人死了,我问的时候保安犹豫了一阵,就把这事儿告诉我了。”

“你在哪碰到的保安?”苏平目光斜过来,问道。

“门口啊。”祁渊说:“苏队你进来以后,我就和派出所的前辈聊了聊,打算多问些情况,等会儿也好转告你们。然后没一会儿,就有个保安上来问怎么回事,然后就跟我说了这事儿。”

“保安人现在在哪儿?”

“还在门口呢。”

苏平轻轻颔首,说:“那你和方常过去,问问他对受害人一家还有没有更多的了解。尽量多挖点线索出来。”

“好。”祁渊点点头。

“等等。”荀牧叫住了他,问道:“他有说受害人是什么做什么工作的么?”

“没有。”祁渊摇头,想了想,又说:“我估计他应该也不知道吧?哪里会了解的那么详细的。”

“倒也是。”荀牧抿抿嘴,有些失望,但也在意料之内,便只说:“那你去忙吧,有消息随时回报。”

“好。”祁渊颔首,又出到客厅找到方常,和他一块儿出门跟报案聊些关于受害人的事儿。

与此同时,苏平则侧目看向衣柜内,轻声说:“这么说来,这个男人就是姚楚贵的‘男伴’咯?”

“有点奇怪啊。”荀牧轻声说道:“你说这案子到底是个什么性质?情杀么?如果是情杀,没理由这三人都死了啊,要么池乐葵杀了这个人,要么他杀了池乐葵……”

“应该不会是情杀。”苏平摇摇头:“姚楚贵和这个男人死的倒是挺近,可池乐葵死在厨房,离得太远了。

最不合理的地方也在这儿了,看伤口,这些受害者应该都并非被一击毙命的,那么,不论作案人先对谁下手,受害者开口呼救,另外一边的人听到动静就该赶过去才是。

当然,也有可能原本是待在一块,结果凶手行凶的时候跑了。但那样主卧到厨房之间应该会有相对明显的血迹吧?但客厅、饭厅分明干干净净。”

“确实有点诡异。”荀牧轻轻点头:“你说,有没有多人作案的可能?”

“应该吧。不过我觉得,还是先问问看上下几层的住户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动静再说。死者遇害的时候,理应会高声尖叫才对。”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