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37章 招供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37章 招供

一阵天旋地转,等戴宏回过神来时,整个人已经趴到了地上,双手反剪,腰间也被苏平用膝盖顶住。

腕间冰凉的触感告诉他,自己已经被戴上了手铐。

苏平呵呵冷笑:“得亏我今天心情好,否则就凭你妄图逃跑这事儿,我就能把你打出屎来,或者把你脑袋塞进裤裆里。”

下一刻,苏平扼住戴宏命运的后颈,把他拉了起来,同时低喝道:“老实点,不然有你受的!”

等他俩一步一步走回来的时候,祁渊才咽了口唾沫,问道:“苏队,咱接下来怎么办?回县局等着吗?”

“不急,”苏平抬脚踩灭祁渊落地上的烟头,跟着弯腰,将三枚烟头都捡了起来,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重新给他散了根烟,点上,才说:“等老薛取得检材,咱们再一并回去。”

跟着,他看向戴宏,轻笑一声,继续说:“当然,能不能拿到他老豆的检材,这会儿已经不重要了。

落在现场的DNA,可轻易推翻的不在场证明,被拘留羁押在看守所里的同伙……戴宏,你还要负隅顽抗么?”

戴宏恍若未闻,双目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平也不在意,闷闷的抽着烟。

很快,他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也不接,直接走出楼梯间,招了招手,便将电话挂断。

老薛小跑着过来,看向双手被反剪的戴宏,哟一声:“你们这边,收获很大嘛,人就拿下了?”

“嗯哼,”苏平摆摆手:“你这边呢?”

“很顺利,”老薛说:“他爸肯定知道点内幕,但为了替儿子掩盖罪责,表面上配合的不得了,基本可以说有求必应,话语上用点小技巧,就轻松的提取到了口腔上皮细胞。”

苏平抿抿嘴,摇头说:“可惜,如果他真知道内幕的话,有先前伪造不在场证明的行为,恐怕一个包庇罪是逃不了了。”

“不!”戴宏忽然回过神来,激动的吼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我骗他的,我骗了他,他不知情!冲我来啊,有本事冲我来!招,我招!我什么都招,你们别为难他!”

“噢?”苏平眉头一挑,有些诧异。

没想到,戴宏还是个孝子,倒真是个意外之喜了。

……

“我其实一直恨着段坤。他爸为人下作,勾引了我妈,这才导致我爸妈离婚。我爸就是个受害者,所以我的立场一向站在自己父亲这边。可惜,爸妈离婚的时候我还小,抚养权被判给了我妈。

倒是段坤,可能他还有点良心,因为他爸下作的手段而感到愧疚吧,对我一向不赖,只是……我不领情!

那个家,我一天都待不下去。所以我软磨硬泡,说服了我妈,从段坤他爸那拿了一笔钱,就在三年前,也就我是十六岁那年,放弃了学业,独自跑到余桥开了家店,生意还不错。”

听到这儿,祁渊抿了抿嘴。

祁渊知道,不管他怎么说,独立创业的时候,他也仅仅只有十六岁而已。

小小年纪,就接触到了社会上那些尔虞我诈的玩意儿,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他尚未健全的三观就此扭曲,巨大的压力,恐怕会把他压垮。

这样的压力,或许会让他更仇视段坤,继父和自己母亲。

母亲离世,继父也没几年好活了,可能留下的一大笔遗产,就成了契机,让他产生杀死段坤,熬死继父,继承继父的一切,回头供养自己父亲的契机。

“怎么认识赵瑞晴的?”苏平忽然问道,这桩案子,还有个重要的同伙。

“偶然的机会吧。”戴宏说:“我平时没事就喜欢刷小视频,直到刷到她配音的游戏视频,迷上了她的声音,有了心动的感觉。我打赏了不少钱,最终加了她好友,发现她也在余桥,就约她见面。”

之后的脉络,很清晰了。

相隔六岁的男女,离奇的聊得来,两人很快成了朋友,然后感情便急剧升温,最终走出了那一步,在小宾馆里为爱鼓掌,啪啪作响。

之后,他发现赵瑞晴吸独,发现她有男友。他先是气急败坏,但在冷静下来,且得知她男友卞诚峰和段坤有一腿后,心态就完全转变了。

他开始利用现有条件布局,制定了一套杀人与栽赃的计划。

整个计划和苏平、祁渊等刑警推测的,并没有太大差别。他先是花大价钱买了根可联网,采样率极高的录音笔,以及配套的高保真输出设备,让赵瑞晴模仿段坤的声音。

等成功学会之后,戴宏就让赵瑞晴联络卞诚峰,蛊惑他套出段坤的储蓄卡与信用卡密码。

等密码到手后,就像赵瑞晴说的那样,戴宏就登录了他的信用卡APP,开始网上贷款,并让赵瑞晴向亲朋借钱。

然后,便将卡交给卞诚峰,让他去取钱,让他开着段坤的车远走高飞。

同时,戴宏借着父亲生病这一契机,飞回老家,在医院里照顾父亲,营造不在场证明,只在动手这天才打黑车赶到余桥,动手后又立即回去。

说白了,模仿段坤的声音,一方面是拖延时间,为戴宏的不在场证明再上个保险,另一方面,也是为后续的栽赃计划铺垫。

戴宏相信,以卞诚峰的贪婪与无脑,弄到这笔钱后,肯定会远走高飞,到时,警方通过银行流水之类的线索,也只会盯上卞诚峰,哪怕他落网了,也是百口莫辩。

但他没想到,贷款和借来的那笔钱,自己看不上,赵瑞晴却无法完全抵御这一诱惑,向卞诚峰要了八万块钱,且自己还留了张储蓄卡,并在被捕后,自作聪明的直接把卞诚峰抛了出来。

更没想到,自己从赵瑞晴这边获知的线索并不完全,他单知道卞诚峰是个左撇子,且前段时间手被打骨折了,却不知道骨折的正好是左手。

而且在作案时,还被段坤揪下了几根头发……

“不对。”苏平忽然说:“想要栽赃嫁祸给卞诚峰,同时拖延时间,给不在场证明加保险,并不需要伪装成段坤的声音那么麻烦。”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