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245章 支柱,坍塌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245章 支柱,坍塌

武警医院楼下,松哥满脸焦急,拉着祁渊问道:“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

“我也不知道。”祁渊轻轻摇头:“听说苏队中弹,送到了这家医院,我们就赶紧下来了。”

“苏队人呢?没事吧?”

“还在路上,没到。”祁渊说。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动静,几人回头,见一队医务人员飞快的推着担架床往急救绿色通道跑,便赶紧主动让了位。

荀牧送了一路,直到他们上了电梯,才握了握拳,回身看向松哥他们。

几人也赶紧走上前,问:“荀队,苏队他没事儿吧?”

“他中了两枪,一枪在肩窝,一枪在大腿,股动脉被打破了,失血很多,必须第一时间输血治疗。”荀牧解释道。

“怎么回事儿啊?”

“我们逮住了一个关键的嫌疑人,”荀牧又握了握拳:“不想褚子阳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竟然起了灭口的心思,在咱们带人回来的路上忽然发动袭击。

老苏推了我一把,替我挡了枪,肩膀中弹,又把嫌疑人压到座椅下,自己大腿再中一弹……

袭击者被于辰击毙了,三人,土枪,用的钢珠弹,之后他和袁友冲俩去追查褚子阳。

放心,这家伙跑不掉,胆敢毅然灭口,就说明他已经到了绝路!而且经过这么一出,嫌疑人对其彻底死心,决定以自己了解到的褚子阳的犯罪证据,来换取自身安全,当场决定指证他。”

松哥招牌的温和笑容消失不见,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

祁渊也握紧了双拳,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像过电影一样回忆起有关苏平的一幕幕,包括第一次出现场时,毛毛躁躁、失魂落魄的就往便利店里钻,结果被苏平跟拎小鸡一样掐着后颈拉了出去……

想着想着,在场刑警眼圈都红了。

没人关注案子,只在乎苏平。

方常和松哥甚至不自觉的抬手往后腰摸去,摸空了才反应过来,他们是下班后才抱团来看阿先的,从一线勤上退下来,配枪自然也就交上去了。

见他们的模样,荀牧轻叹口气,摇摇头,说:“放心吧,老苏不会有事,罪魁祸首,咱们也绝对不会放过。”

几人轻轻点头,紧绷着的身子放松了些。

……

凌晨一点。

荀牧红着眼,与松哥他们会合,轻声说:“没事了,老苏运气好,没伤到骨头,子弹速度不快,也没产生太严重的空腔效应,经过抢救已经彻底脱离危险,重症监护室都不需要待,住院几天,静养半月,就能恢复的七七八八。”

“那就好。”松哥松了口气,说:“这帮家伙,竟然如此猖狂,胆敢半路袭击咱们,妄图灭口,简直,简直……”

说着,他脸色又略略狰狞起来。

能让他这么个老好人恨得咬牙切齿,实在不多见。

顿了顿,他接着问:“荀队,罪魁……”

“已逮捕。”荀牧冷笑着说:“别看那家伙平日里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抓捕时直接尿了。真可惜,没现场看看他那糗样。

放心,老于老袁俩,性子和老苏如出一辙,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褚子阳躲不掉。”

“那么……这个由多个犯罪团伙组建而成的松散犯罪集团,也该彻底崩解了吧?”松哥问。

“嗯,他们的支柱都垮了,剩下这些人,自然一个都跑不了。”荀牧轻声说:“裴德岳的死,真相也已经确定。

他事儿发了,被通缉在即,褚子阳抢在行动前让他跑路,他却吃了熊心豹子胆,想反过来宰褚子阳一笔。

褚子阳给了钱,他也心满意足,决心跑路。但这个行为,也让褚子阳发现这人并不值得信任,跑路也有再被抓的风险,不如一了百了,干脆灭口。

于是就委托了手下另外一条线,让姚瑞斌他们,把裴德岳干掉。

至于老房东……呵,没有欠赌债不得不跑路这回事儿,老房东也是褚子阳的人,之所以叫裴德岳承包这套房的建筑工作,则是为了洗钱。

姚瑞斌和裴德岳的竞争,倒确实是真的,不是演戏,褚子阳手底下好些犯罪团伙,且相互间都互不认识,其中施工队就有三支,让他们相互竞争,也是为了压低成本。

对于褚子阳而言,手底下的这些人,就像是他养的几条狗,但他这个狗主连狗粮都不舍得喂,只打算让它们吃屎,而它们不愿意,便采用了这种竞争的手段,败者饿死,胜者吃屎。”

讲述到这儿,荀牧停了停,见几人都没说话,便继续道:“至于所谓的老房东,知道的秘密太多,死了,尸体同样被砌在了那栋楼承重墙里。

不止如此……那栋楼里的尸体,可不止这两句。或许是尝到了甜头,暴露的可能非常低吧,他们往里头扔尸体,扔的肆无忌惮。

或许也是因为想多李永利用这栋房子吧,当时这栋楼,工期拉的相当长,盖了很久。”

几人依旧沉默。

半晌后,祁渊才问:“以褚子阳的罪责……够判死了不?”

“妥妥的。”荀牧颇有深意的说道:“到了这份上,恐怕,他的合作伙伴都巴不得他死了,他不死,他们良心不安。

而他的竞争对手,估计也不会死咬着不放,继续利用他做文章了。能将他这么个核心人员掰倒,他们应该会见好就收,免得对面忍无可忍掀桌子。

毕竟身处那个局中,除非局势彻底明朗,掌握了绝对的优势,否则最重要的还是平衡。而褚子阳倒下,算不得绝对优势,他们说不得,反倒会主动做出一定的让步。”

“这些事儿,我不懂,也不想动。”方常轻声说道:“对我来讲,这桩案子破了,涉案人员抓了,大概率判死,歹徒也被当场击毙,算是给苏队一个交代,这就够了。”

“你们。”荀牧轻轻摇头,说:“抓紧休息吧,明儿老苏就该醒了,到时候,咱们再一块儿去看看他。”

随后看向松哥,问:“对了,阿先恢复的怎么样?”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