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第203章 现场
作者:意赅      更新:2020-11-30     
第203章 现场

晚上九点,刑侦支队办公大楼三楼,刑侦技术大队办公室。

小高抓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等接通后,他立刻说:“松哥,汪晓晓一家今天清晨购买了前往帝都的机票,十点十分落地,之后行踪暂时查不到,得给我点时间,而且一些手续也得再跑跑,否则没法登陆个别兄弟单位的网络查询。

至于报案人李瑞,目前似乎同样不在余桥,他购买了早上八点前往新安的动车票,但却在潭州提前下了车,并转而登上了前往山城的高铁,并于下午三点左右抵达山城,目前同样下落不明。”

与此同时,金宏小区。

松哥难得的板着脸,连连点头,等小高讲述完后,说声辛苦,拜托他继续跟进,便挂断了电话。

方常立马问道:“怎么样?”

松哥把大致情况转告给方常,说:“目前看,汪晓晓的父母,还有这个李瑞,都具备作案嫌疑……”

“嗯。”方常不等他说完,便接过话道:“这段时间里,老海查到,汪晓晓的眼睛,伤的比想象中更重,充血的左眼在前天晚上忽然出现视物不清的情况,如果不能妥善治疗,恐怕会失明。

这可是天大的,一辈子的事儿,如果朱伟兵一家昨晚真的是来见汪晓晓家人并赔礼道歉的话,一言不合,汪晓晓她父母真可能杀人。

不过,他们一家并不住在这栋楼,按理说,嫌疑相对来讲较小一些,之所以前往帝都,也未必是潜逃,很有可能是带汪晓晓去看眼睛。”

松哥嗯一声,说:“是这样。至于李瑞……虽然不清楚他和朱伟兵一家到底有什么关系,什么过节,但一来,他撒谎称自己住在702室,并在报案且接受过我们问询后,忽然离开余桥,这两者结合……”

方常又打断他,说:“先前因为图侦科的同事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而且重点盯得也是朱伟兵一家,以及按照你的猜测,重点盯带多个行李箱的嫌疑人,所以才一无所获——他们并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嫌疑人。

而我发现李瑞在撒谎,702住的并不是他后,就拜托图侦的兄弟再过了一遍监控,结果发现,他平时都是在九楼出入电梯,按理是住在九楼的。

值得注意的是,朱伟兵一家,昨天也是在电梯抵达九楼的时候离开。”

松哥问道:“九楼都问过一遍了么?”

“没。”方常摇头:“九楼一共七户,有一户你上午就问过,但就是截止目前,也仅仅只有三户人在家,还有四户没回应。”

“物管科的住户信息查过了么?”

“查过,但这信息很久没更新了,没查到李瑞的名字。”

松哥啧一声,说:“既然如此……我申请调只警犬过来吧。受害人死于失血过多的话,现场血腥味肯定很重,清理都清理不掉,警犬应该能闻到。”

方常点了根烟,说:“是个办法。如果找到了现场,差不多就能坐实李瑞的犯罪行为了,到时候直接发布追逃令和协查令就是。对了,小祁人呢?”

“不知道,”松哥摇摇头:“他说他想去九楼瞧瞧,就随他了。”

“这有什么好巧的。”方常吐口烟雾,说:“他还能直接把现场找出来不成?这小区硬条件都还不错,根本闻不到味道,我都趴门缝嗅过,怕是只有警犬才……”

话音未落,松哥对讲机响了起来:“报告,报告,松哥,我是祁渊,我好像……发现现场了。”

“嗯?”松哥一愣,赶忙抄起对讲机,问道:“说说,在哪儿?”

“903室!”

“好,我们马上上来!”松哥将对讲机塞回腰间,笑眯眯的看着方常,调侃道:“呐,你看,打脸来的是这么快。”

方常无所谓的耸耸肩:“这个新人,还真有两把刷子,怎么发现的?”、

“上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

坐电梯上了九楼,电梯门刚开,就见到祁渊一脸激动的站在那,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手机。

“行啊小祁,”方常一出来就说:“怎么发现现场的?”

“靠它,”祁渊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又指了指边上的防盗门,说:“这些门上都有猫眼,当然,从外往里看的话,画面特别小,基本什么都看不见。

我就下载了一些凹凸面镜效果的滤镜软件,用软件大致修正畸变画面,拿摄像头对准猫眼,咔嚓一拍,就发现903室客厅有大量鲜血,肯定是现场无疑了。

也亏得现在手机都有超级夜景功能,伸手不见五指的画面都能提亮,跟夜视仪似的,虽然我这手机成像效果不咋地,但好歹能看见不是。”

“厉害啊。”方常赞道:“小伙子脑子很灵活嘛。”

松哥接过他的手机,瞅了眼照片,点点头:“确实,这间房,应该就是现场了。嗯,小祁,麻烦你打个电话,让老凃和柴姐过来一趟……哦对了,顺便开一张证明,手续这块别出问题了。”

“好。”祁渊拿回手机,立马打了电话。

方常和松哥则走到903门口,打量了眼防盗门,忍不住微微皱眉。

看锁芯,很明显,这起码是B级锁,以他们掌握的那点开锁技巧,根本没法对付。

而门本身也有防卡纸撬锁的设计,门上带着大概两指宽的裙板将门缝遮掩住,就算李瑞并没有反锁门,只是随手一关就走了,也没办法用卡纸直接把门给撬开。

于是,松哥又看向祁渊,说:“小祁,你再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时,顺便带个开锁专家过来。”

“开锁专家?”祁渊一愣,说:“我记得,柴姐她就……”

“术业有专攻,柴姐对付不了B级锁。”松哥摇摇头:“从支队过来要经过个看守所,你让他们去带个入室盗窃的惯犯过来,擅长技术开锁的那种,开完咱给钱,还给他计立功表现。”

“小偷……”祁渊呃一声,跟着便点点头说:“行吧,我知道了。”

说着,他便再次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