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757.第741章 花香
作者:潭子      更新:2020-12-01     
第741章 花香
虚乘拿着鲁善带来的玉简,半晌没有放下。
“您现在可以告诉我,广若……是怎么回事了吧?”
广若在幽古战场的所作所为,让鲁善心中的怀疑更甚,可是,他又不相信,元爻和圣者看着出生的孩子,会跟佐蒙人有什么牵扯。
“他是被……被佐蒙人害了吗?”
但看着又不太像,送他进幽古战场的时候,鲁善曾带着特别的法器去验过,广若的神魂和身体非常契合,不可能被人夺舍。
而且,法如寺的元泰和元岩虽然久不问世事,可是,对广若他们一直都有关注,按理不可能……
鲁善有太多不解,只能问最先要他看着广若的圣者。
“你可以这么理解。”
虚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可以理解为,从一开始,我和元爻就被佐蒙人骗了。”
什么?
鲁善震惊,眉头拢成了一个结,“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问清楚,他这个刑堂长老哪里还能干得下去?
如果佐蒙人都像广若那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为人族,那这方世界还是他们的世界吗?
“不用紧张!”
虚乘看他一眼,“这世上,只会有一个广若。”
斩魂转世轮回,应该有很多禁忌,要不然,广若进阶化神后,也不会以功法出问题,动不动就以特别之法陷入沉睡。
“而且,以此等附生之法虽瞒天过海,但后遗症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很明显了。”
广若小的时候,很聪慧,没这么笨。
到幽古战场的他,看着连普通人的智商都快没了。
虚乘捏着幽古战场报上来的消息,都不知道是叹气好,还是庆幸的好。
这么多年,那位世尊从不出手,现在看来,他那里也是出了问题。
啪!
他把玉简扔到棋盘上,“幽古战场的事,你和一庸只要做好本份就行,其他的不必管了。”
“那法如寺那边……”
“幽古战场本就是个试练之地。”
虚乘的手往棋盘上一盖,再抬手时,那枚玉简已经变成了一枚半黑半白的棋子,“法如寺怎么做,我们不必管,至于林蹊他们怎么做……,适当的时候,倒是可以给点支持。”
杀生百万,和陆望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的幽古战场,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我回去就跟一庸说。”
“倒也不必太刻意!”
虚乘也想借幽古战场,印证心中的某些疑惑,“至少最近的三十年,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任意传送门在那里。
又在天渊七界的修士手中。
既然天渊七界的修士抱团,那林蹊的真正危险,应该不在前三十年。
“佐蒙人顶多会给她再来一个百万大礼。”
再次失败后,就绝对不会再跟她硬碰硬了。
“告诉器堂的张川,震幽牌给他们弄好一点。”
虚乘揉了揉眉心,“顺便问问他,己土矿道的培育如何了?有没有进展?”
相比于如今的幽古战场,相比于广若、世尊,他更关心那条可能诞生新世界的地方。
“还有混沌巨魔族那边欠我们的混沌之晶到位了没有?如果到位了,全都……”他正要说全都投进去,瞄到黑白棋子,又迅速改了主意,“分出三枚投进幽古战场的南部交换厅,其他的……暂时封存。”
啊?
“把混沌之晶投入幽古战场?”
鲁善不解,“那些小元婴知道混沌之晶怎么用吗?这不是暴敛天物吗?”
“不必公布混沌之晶的名字。”虚乘转着手中的小棋子,“就说是特别的混石,一枚混石五万点数。”
这么贵?
鲁善放心了。
混沌之晶对修炼虽然有些帮助,可是,用五万点数换,怎么看都不划算。
丹堂下放的各式丹药,最贵的问仙丹也才五万点数。
那可是助化神修士成仙的丹药,混沌之晶哪能比得过问仙丹?
“你不相信有人会换混沌之晶?”
虚乘笑咪咪地看向鲁善,“要不然我们打个赌吧,换了混沌之晶的人,只要能够飞升,你给个刑堂弟子的名额。”
“……行!”
飞升修士的身份都清白的很,纳入刑堂,他还省心了。
鲁善一口应下。
……
南部聚集地的交换大厅里,很快就迎来了三块被装在特别水晶盒的混沌之晶。
柜台的伙计发现这东西连个说明都没有,只有两个普普通通的混石名字,还要五万点数,直觉一定没人要,一把扔进了最下面的一层。
而此时的陆灵蹊在过了平凡无奇的两天后,居然见到了一个全由佛门弟子组成的大队。
“咦?广若?”
青主儿看到骑在独角马身上的广若,“这就是八大队吧?”
“……应该是。”
太巧了噢!
她就是顺着几队佐蒙人,好像无意走到这的。
结果广若也出现在这里。
陆灵蹊的目光闪了闪,不由带了抹笑意,朝某些注意她的和尚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原来是林道友。”
广若坐得高,当然看得就更远。
瞅到林蹊,一个招呼不打,好像也不行。
而且,八大队的和尚们,看样子都很欣赏杀生百万的林蹊。
给他们创造一点机会,也给自己创造一点机会,何乐而不为?
广若拍马赶来,在踏雪龇牙瞅来的时候,停在数丈外,“真是好巧!道友的情况……,看来是比之前好多了。”
他似乎很关心地打量她,“不过,风门道友没来接你吗?”
“他可能比较忙!”
陆灵蹊拍拍踏雪,“再说,我已经好了,接不接的都无所谓,倒是道友……”她看了一眼他的腰牌,虽然还是木牌,可是,上面的数字已经三百多了,“看来过得很不错!”
“还行吧!这里是我家师侄不大的队伍。”
广若面带微笑,避开踏雪的眼睛,“难得遇到,我们是不是互通一下传音海螺,万一遇到事,也可相互救援。”
陈浩具体的计划,他不知道,但是,既然遇到了,总要做他该做的。
“……好啊!”
陆灵蹊摸出自己的传音海螺,在广若也要掏他的传音海螺时,以灵力扬声道:“不大大师,互通一下传讯海螺呗!”
不大和尚其实一直关注着她,闻言哪有不同意的。
他没注意到自己师叔的动作,大踏步过来的时候,早早就把传音海螺拿了出来,“在下不大,”他就站到了踏雪的边上,近距离看这位闻名已久的人物,“久仰林道友大名了。”
名叫不大,但事实上,个高身魁,看样子,性情也甚豪爽,跟广若一点也不一样。
“彼此彼此,我也早就听说过大师的大名。”
陆灵蹊打量之后笑意盈盈,手上的灵力在传讯海螺上轻轻一涌,与他的传讯海螺微微一触,海螺上灵光各自一闪,这才收回,“大师,不知你们这一路上,遇到的佐蒙人多不多?”
“挺多的。”
不大可没管身后的师叔。
事实上,他对师叔挺无语的。
明明是他先叫住林蹊示好,结果居然停在几丈远的地方。
“佐蒙人在四大战场,都有投放地。”他是法如寺的和尚,法如寺在元爻师叔祖去世后,曾经参与过与佐蒙人一方的谈判,知道的比旁人多,“这里的佐蒙人,应该被补充过了。”
“我从江主事那里听说了一点,不过,他们就一点也不心疼他们的人吗?”
难得有人愿意主动跟她说这件事,陆灵蹊当然想打听打听。
“我觉得,要说心疼,也是我们更心疼。”
不大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据说他们跟我们人族不一样,在外域战场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育堡,只要仙石和某些特别的东西足够,就可以批量培育出大量的无智者。”
而他们呢?
仙界灵气足,尚有很多人生来就没有灵根。
有灵根也要灵根资质能过得去,不耽于心魔,才能慢慢往上进阶成元婴。
仙界尚且如此,其他界域就更不要提了。
可是,每年死在幽古战场的修士有多少?
虽然大多数都是仙界下来的修士陨命,可是,人修进阶成元婴有多难?
“所以,道友不必有负担,杀生百万,顶多让他们心疼心疼仙石和那些特别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知道。”大不和尚摇头,“目前为止,我们还没修士能摸到育堡,所知的一切消息,都是抓住佐蒙人搜魂而来,而他们的神魂有禁,每次问到育堡关键问题的时候,不是当场身死,就是脑子成浆,失去一切记忆。”
这么厉害?
陆灵蹊的眉头拢了拢,“那这样说,他们不是能无限量地往幽古战场运兵?这对我们修士而言,不是太吃亏了吗?”
“也不是无限量!”
大不和尚摇头,“家师叔祖元爻当初相结两家神器的时候,还是做了一些限制的,他们的人,好像超过了一定数量,就不能往下运兵了,相反,他们的人死得太多,在一定时限内,育堡就会自动往幽古战场运兵,他们的神器好像跟育堡还有一定的关联。”
这样啊!
陆灵蹊点头,“要不是道友这样跟我解释,我都要怀疑,那天杀的佐蒙人,会有一半重新出现在幽古战场上。”
什么?
一直没说话的广若忍不住抬眼看了她一眼。
陆灵蹊恰好捕捉到了。
她朝广若笑笑,“广若大师,我们人族的神器,与仙界还有什么关联吗?”
“没有!”广若在不言也回头看他的时候,轻轻摇头,“当年的具体情况如何,我并不知晓,不过,既然圣者虚乘和仙界的各位仙长们,对此都没有异议,想来一切都在可控之中。”
这么多年,幽古战场也确实起到了练兵的作用。
“道友要相信圣者和仙界的仙长们才是。”
他很严肃的望着陆灵蹊,“你的怀疑,好像是圣者和仙界的仙长们都通敌似的。”
因为一个邵裕,连他都迁怒了。
“夏正的母亲就死在外域战场,仙界各方,都有前辈陨落在外域战场,我们与佐蒙人的仇早就结下,要不是……”
说到这里,广若顿了顿,“算了,道友现在还小,待你飞升仙界就会知道,有些事,并不是一腔热血,就一定能办成的。妥协——是为了积蓄力量,更好的反击。”
“……噢!”
陆灵蹊拱拱手,“说起来,在大师面前,我确实很小。”她不理这个始终端着的人了,转向不大和尚,“不大大师,多谢解惑,他日,我们有缘再见。”
“保重!”
不大拱手,“我们近来都会在这一带晃,道友有什么事,只管联系我们。”
“好啊!”
陆灵蹊正要拍拍踏雪,让它带她走,就见它的两个耳朵高高竖起,瞟向右前方黑暗的地方。
“有佐蒙人,应该还是大队的。”
不大也望向那个他看不清的地方,“道友,你的活来了。”
“你们……”
“我们兄弟久闻十面埋伏的威名。”
不大笑咪咪地,“难得一见,道友就让我们看看呗!”
“那行!”
陆灵蹊看向一群期待的光头,忍不住笑了,“我就不收灵石,给诸位大师表演一个。”
“哈哈哈!”
不大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在兄弟们围来前笑道:“放心,道友表演好了,我们拿陆望前辈的消息跟你换。”
“一言为定!”
陆灵蹊跟他击掌,敲下此事,才骑着踏雪迎向黑暗中,正往这边来的大队佐蒙人。
花雨无声飘散,慢慢的,慢慢的越来越多。
卟卟!卟卟卟……
与其撞上的佐蒙人,哪有一合之将?
八大队的和尚们,忍不住往前凑了凑。
都听说杀神陆望每次出手的时候,都有花香,这位……
“什么味?”
一阵风来,不言好像闻到了某种花香,“林道友,你的十面埋伏有香味吗?”
“没有。”
回话的时候,陆灵蹊迅速往嘴巴里按了一枚解毒丹,顺便外呼吸转为内呼吸,灵气护罩也跟着撑了起来,“诸位小心。”
不言哪敢不小心?
与林蹊相遇,他总感觉不太对。
杀生百万之后,佐蒙人与她之间,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妥协一说。
如今……
“退!”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