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书吧
920.第893章 番外5:求婚篇(五)
作者:吨吨吨吨吨      更新:2020-11-23     
第893章 番外5:求婚篇(五)
“欢迎各位来宾今天请来参加江枫先生和吴敏琪女士的婚礼,二位新人……”
奏乐,红毯,鲜花花瓣从高空撒下缓缓坠落,吴敏琪穿着洁白的婚纱笑着一步步朝江枫走来。
宾客们都自发的鼓起掌来,王浩作为伴郎站在边上一直呵呵傻乐,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结婚的是他。季月作为伴娘一脸慈爱的看着吴敏琪,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她嫁女儿。
就连夏夏都来了,十几岁的夏夏瘦高瘦高的,皮肤还是和原先一样偏黑,穿着蓝色拖地长裙坐在第一桌,一个劲的鼓掌手都拍红了。
等等,夏夏怎么看起来这么小?
按理来讲夏夏也快二十了,怎么看起来还是个小姑娘。
就在江枫困惑的时候,吴敏琪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见江枫没有动作一脸疑惑:“枫枫你怎么了?”
“琪琪,你没觉得夏夏好像比先前要小吗?”
“诶,王浩你怎么跟大二的时候一样胖?”
“德哥不是都要结婚了吗,为什么月茹姐不在他边上?”
江枫看着四周,礼乐依旧在缓慢的奏着,他就觉得一切都变得诡异而恐怖,紧接着更恐怖的事情来了。
吴翰学黑着脸,一把抓着吴敏琪就要离开:“你小子也配娶我女儿,这个婚不结了。”
“@%&*#……”
江枫吓醒了。
醒来之后才发现刚才那个可怕的场景居然是梦,再仔细一想也是,他和吴敏琪正式的订婚宴都还没有办,双方家长都还在商量相关事宜怎么可能就结婚。
太可怕了。
真的是太可怕了。
岳父大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江枫坐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吴敏琪被江枫的大动作惊醒,没睁眼但人已经醒了,低声问道:“枫枫,你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做了个噩梦。”江枫含糊着道。
他总不能跟吴敏琪说刚刚梦见咱们俩结婚被吓醒了吧,以他家琪琪的掂锅时的力气,揍起人来想必不会比老爷子差太多。
“那枫枫你快睡吧,早上还要早起呢,咱们不是十点的飞机去我家吗?”吴敏琪翻了个身,很快又睡着了。
这下江枫彻底睡不着了。
自上个月江枫求婚成功后,他和吴敏琪的订婚就提上了日程。
既然是订婚,双方家长和重要亲戚们就要见面,两边都要办订婚酒。江家虽然人多,但亲戚构造简单,王秀莲和母家那边关系又不好,订婚宴最多请江枫的外公外婆和两个舅舅,估计表哥表姐什么的都不会来。
江家这边订婚宴好办,吴敏琪家那边反倒麻烦了。
吴家人口众多,真要扯起来关系近的就有几十号人,大家都是同行,江枫和吴敏琪这种能够称上厨师界盛事的订婚宴只要是沾亲带故的都想凑凑热闹,吴翰学和吴妈妈的工作量比江建康和王秀莲不知道要多少倍。
经过双方商议,大家决定元旦的时候江家人去蜀地见吴家人,把女方那边的订婚宴先办了。至于男方这边的订婚宴可以等到年后,结婚办酒肯定是在北平的泰丰楼,但订婚宴王秀莲和江建康包括老爷子在内还是想在z市办,毕竟大家在z市生活了这么多年,亲戚们也都在z市。
这次江家人去蜀地流程很简单,双方亲戚见个面吃顿饭,该商议的其实早就商议完了,就是走个流程大家乐呵乐呵。
江枫其实还有优势,他先前参加过吴敏琪三堂哥的婚礼,吴家该见的亲戚其实早就见过了,按理来讲是不需要担心的。
当然是按理来讲。
他可不敢保证到时候下了飞机见到吴翰学腿会不会抖。
稳如老爷子,当年上门见女方家长的时候都是看似稳的一批,实则一碗炖肉。
江枫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为了给未来岳父留下一个近乎完美的订婚印象,明天做碗炖肉来吃吃。
buff什么的无所谓,主要是想给自己壮壮胆。
一直到天亮江枫都没睡着,满脑子都是刚才梦里吴翰学那张铁青的脸,明明是梦却那么的真实,仿佛他真的见过吴翰学那张铁青的脸一般。
早上,江枫打着哈欠走上了飞机。
这次去蜀地,江家没有全员出动而是派了几个代表。
江枫作为主人公肯定是要去的,王秀莲和江建康作为江枫的亲爹亲妈也是一定要到场的。除了这三个主要人物之外,两位老爷子,江奶奶,还有已经上大学的江隽莲和江隽清也都去了。
由于江隽莲和江隽清都不在北平,她们俩的飞机会比江家其他人晚到几个小时,所以也就没人接她们,得自己去酒店。
吴妈妈和吴翰学早早就在机场候着了。
其实吴翰学是不想这么早来的,用他的话来讲飞机又不会早到只会晚点,江家那几个又不是没见过,早几年他被骗到健康炒菜馆里打了几天白工,没必要搞得跟第一次见面一样这么隆重。
吴妈妈只是白了他一眼,怼了一句:“今天早上五点钟就起来把家里重新拖了一遍,连柜子上的花瓶都没放过擦得干干净净的人是谁?”吴翰学就闭嘴了。
吴妈妈想见女儿的心非常迫切,迫切到吴翰学还没到退休的年纪就已经想着是不是该在江枫和吴敏琪他们新房那个小区买一套房,把老公抛下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的去北平陪女儿。
当然,吴翰学是不知道这些的。他还奇怪为什么双方在商量结婚事宜的时候,吴妈妈那么关心王秀莲和江健康准备把新房买在哪。
“对了老公,昨天叫你买的酱干你买了吗?”吴妈妈突然问道。
“买了,不是在冰箱里放着吗?要我说买那个干什么,店里又不是没有。”吴翰学道。
“琪琪喜欢吃那家的酱干。要我说小枫他们家什么都好,就是酒楼离咱们家酒楼太远了。一个在北平一个在蜀地,这隔着千里琪琪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回家。”说起这个吴妈妈就只有叹气的份。
听老婆这么说吴翰学忍不住笑了:“瞧你这话说的,酒楼又不能长脚自己跑。”
“当初我觉得她瞎胡闹,自家的东西不学非要跑到北平去,现在看来是咱们家琪琪比我有远见。”
“嗯?”吴妈妈有些不解。
“你没发现琪琪的厨艺这几年进步的很快吗?前两年许成说她没找到美味和痛苦的临界点,做出的菜只追求极致的辣却不考虑食客的承受力,去年过年的时候她做的那几道菜,对辣的掌控度已经非常高了。”
“估计下一次名厨录评选,咱们家女儿也该榜上有名了。”吴翰学一脸自豪。
“这样吗?”吴妈妈没什么感觉,她对辣菜的接受度一向很高。
“妈,爸!”
正说着呢,吴敏琪她们就出来了,吴敏琪一眼就看见了吴翰学和吴妈妈,加快脚步朝两人走来。
面对有大半年没见面的女儿,吴翰学露出了略显慈祥的笑。
“胖了。”吴妈妈笑道。
“妈,我是冬天穿的多。”吴敏琪罕见的有些不太好意思。
吴翰学抬头,看见了拖着两个行李箱的江枫。
导致他这几年只有过年才能见到女儿的罪魁祸首。
笑容顿时凝固。
吴妈妈笑着接过吴敏琪手上提的布袋,把十几斤重的布袋直接塞到吴翰学手里,表情不变,声音跟从牙缝里漏下来的一般。
“自然点。”
“这是什么?”手里被塞了一袋十斤重的东西吴翰学下意识问道。
“腊肉,这是江爷爷亲手做的腊肉。妈你不是喜欢炖汤吗,可以直接拿它炖萝卜腊肉汤。”吴敏琪笑着道。
好啊,自己拖行李箱让我女儿提十几斤的腊肉!
吴翰学看江枫的目光顿时充满了不善。
拖着两个重达四十斤的额外加了托运费行李箱的江枫:……
完了,噩梦是不是要成真了。
江枫感觉他的腿已经开始有些抖了。
“儿砸,咋了?”江建康拖着行李箱从后面追了上来。
“爸,你今天下午有空吗?”江枫一脸郑重。
“有空啊,今天没安排明天才聚在一起吃饭。咱们今天就是晚上去吴敏琪他们家吃顿便饭,坐坐聊聊天。”
“太好了,爸你下午去菜市场帮我买一斤五花肉吧!”
江建康:?
“要肥的,特别肥的,和舅姥爷家炖肉一样肥的。”
江建康:???
(本章完)
本章已完成!